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回归预警

失踪九流佛系写手不日回归,敬请期待。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今天心态爆炸写不出来,对不起大家。

于是决定明天更新。
咸鱼的我终于决定码字了。

【薛晓】大律师的小糖人(1)

【承诺兑现——不挂科就写的薛晓现代】
薛洋:杀手
晓星尘: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宋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具体设定看链接,如果有兴趣建议结合上下文食用。如果不看上下文其实也不影响阅读。)
http://xihuannidechengxiaojie.lofter.com/post/1f4ef899_128934d0
—我只是一个十分简陋的分割线—

“各位晚上好呀,欢迎来到洋洋的直播间!今天晚上我要给大家直播吃掉这些甜食,大家如果觉得我能做到的就给我刷一波棒棒糖和巧克力,好啦,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

直播间里,一头黑色短卷发露着两颗虎牙的清秀男孩子熟络的在直播间里和大家问好。一直在增加的人数和屏幕上源源不断的礼物,昭示着少年超高的人气。

毕竟长得白嫩好看连声音都透着甜意的男孩子,都很讨喜。

晓星尘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软件会给他推送这个男生的直播,不过既然出现了,刚好长相也是他很喜欢的类型,就点进来看。

本以为是唱歌聊天之类的直播,没想到是吃播,还是一个甜食吃播。

“好了我的甜心们,今天我要吃的是两个完整的草莓瑞士卷和一个8寸的巧克力千层蛋糕,为了怕吃起来无聊我还配了自己做的特浓香蕉牛奶。好啦,下面我们就开始吧!”

这个叫洋洋的男孩子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吃起甜食来就像是在做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一口瑞士卷下去,馅料里的奶油挂在了他上唇上,他似乎没感觉到,继续笑眯眯的的吃着,还是不是的和大家聊天互动。过了半天终于看见粉丝说了他嘴上的奶油,他索性放下蛋糕,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轻轻扫了一圈,然后对着镜头帅气的飞了一个吻。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刚好送了一个心形的烟花,刚好在他动作定格的瞬间炸开了,于是又引起了粉丝的一波礼物轰炸。

男孩似乎被大家逗笑了,此时瑞士卷已经都吃完了,他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千层蛋糕来。

晓星尘看着他唇边沾到的可可粉,忽然好奇起来——这男孩子这次会用什么方法擦掉它们呢?

“我的大律师,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宋岚的声音传来,晓星尘下意识的赶紧退出直播锁屏,抬起头来回到:“没看什么,就是瞎看而已。”

宋岚微微一笑:“又看在看什么把隔壁小孩儿馋哭的料理教程呢吧?走吧,为了庆祝咱们之前的案子圆满结束,今天晚上带你去酒吧玩。”

“不了吧。子琛,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被女孩子搭讪。”晓星尘对于自己的性取向是男这件事从来没有隐瞒过宋岚,他也着实不爱去酒吧那种地方。

宋岚微微一笑:“今天带你去一个特别的酒吧。别推了,快回去换个衣服收拾一下,八点钟左右我过去接你。”

晓星尘看着宋岚志在必得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拗不过他,于是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他到家先是冲了个澡,出来后换了浅灰色的衬衣和白色的休闲裤,吹头发的时候忽然想起上次大学时去酒吧眼镜被人挤掉的经历,于是又把日抛翻出来带上了。

男生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晓星尘觉得自己差不多干净得体就可以了,就在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打开了刚刚看的直播间想接着看,但是发现他已经下播了,看着回放的视频发现那个男孩子不仅吃完了蛋糕和瑞士卷,还加了一大盒泡芙。

晓星尘感慨着年轻真好啊不知怎么的就越来越困,看了几个做饭教程的视频就关上手机睡着了。

宋岚有晓星尘家的房卡,所以当他敲了两下没人开门时,宋岚就自己进来了。一进客厅,就看见躺在沙发上毫无防备睡着的晓星尘。

睫毛微微颤动,呼吸又轻又浅,安静柔软的就像个精致的人偶。

宋岚忽然觉得有点不想带晓星尘去酒吧了。

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这样的晓星尘。

似乎是感受到了灼热的目光,晓星尘抖了抖睫毛,眼睛缓缓的睁开来,一双带着雾气似醒非醒的眸子看的宋岚更是心中一紧。

宋岚不动声色的坐到他身边,自然的说了一句:“你要是累了咱们就不去了,改天再去。”

晓星尘摇了摇头:“走吧,我就是一不小心睡着了而已。”然后换了鞋两人一起出门。

一路上两人随便的聊了几句,晓星尘知道了宋岚其实是要带自己去相亲的。因为这个酒吧是全市最高端的gay吧,据说是地下龙头金家的产业,就连金先生本人也经常在这里招待客人。

晓星尘知道宋岚的好意,但兴趣还是缺缺。

宋岚看见他这样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反而说了许多话。

直到两人停车的时候,晓星尘都以为自己要度过一个充满应酬和声色犬马的无聊夜晚。

他一走进酒吧的时候心跳忽然就漏了一拍,因为在吧台后调酒的那个男孩子,是直播间里的洋洋。

子夜歌·为有暗香来(完结篇)

【武暗,耽美】

上回说道这小道长陆千一受了刺激,又恢复了油嘴滑舌的纨绔本性,想要抱得美人归。

陆千一更加勤奋的跟着这丰绅殷德了,几乎是只要醒着总要往人家身上凑一凑,嘴巴也是愈发的甜,恨不得变成人家背上的匕首耳边的兰花。

于是就这样狗腿子似的过了些时日,陆千一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就在约了丰绅殷德 在汤池,想要当着众人的面公开表白。

陆千一虽然说是比旁人自信了些,但是对于这个喜行不于色的暗香男弟子倒是还真没有十足饿把握,如果被拒绝了他也不伤心,多半以后好好相处当一知己罢了。怕就怕人家迁就自己,为了给自己个面子勉强应下,日后委屈了 自己两人都不得欢喜。

但是此时箭在弦上,陆千一纵使心中嘀咕也硬着头皮准备表白了,只是陆千一没想到表白的时候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先是看他在汤池放了一刻钟的风筝,愣是没张开嘴;又看他与人切磋了几个回合,光顾着叫好又忘了正事;正准备要说的时候忽然又看见熟人来了去寒暄了一会儿……陆千一等了半天总算是俩人都闲下来了,此时天色已晚,眼见着再不说人家就要回暗香了,陆千一才拉着那人开始慢慢吞吞的聊起来。

真到实战了,陆千一发现自己之前功夫全白费——草稿里的话觉得一个赛着一个的矫情,生怕哪句话恶心了人家。就这样陆千一跟着人家身边憋了小半个时辰后总算是说出了一句:

“要不,我们做情缘吧?”

话毕,陆千一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他觉得自己这话说的也太轻浮了些。

还没等他来得及打自己时,一阵清风吹过,那人清秀的脸庞便从黑发中露了出来,浅笑着回了一句:

“好啊。”

这风景和着云梦的夜色看,陆千一觉得自己要醉了。

他也忘了自己后来说了什么话,有没有开心的满世界疯跑,只记得那人嘴角向上微弯的弧度,比天上的新月还好看。

后来呢,陆千一自是收了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好好的和丰绅殷德过日子去了。

两个人都不算有钱,不过胜在丰绅殷德勤奋,两人在一起没事打打水匪,捶一顿盗墓贼,日子过得也是格外的自在。后来两人还去金陵开了茶水铺,并且在江南买了个小宅子,不过这都是些后话了。

这江湖悠悠,若是得一人可携手煮茶温粥,足以。

(为有暗香来算是完结了,是站在陆道长的视角看陆丰两人从结识到相恋的过程。以后会写一篇【骑鹤抱琴来】,站在丰绅殷德的角度上来看两人的相识。谢谢大家的支持,下一篇子夜歌是【宜其室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希望你们能看见❤

这是一条常年有效的置顶哦。
随心随缘写一些东西,
虽然会很慢,但是不会弃坑。
尽力写好每一个故事,
言语很浅薄,心情却不是假的。
梦想是成为一个温柔强大的人。
很幸运的能被你看见,
如果能被你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

子夜歌·为有暗香来(三)


【武暗,耽美】

上回咱们说道这道长陆千一对丰绅殷德隐隐动了真心,只是自己还不甚确定不敢表露,还是一直不急不慢的追着,这层窗户纸算是有了,但是俩人都没打算捅破。

说起来这陆千一也算个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脸皮又厚嘴巴又甜,偶尔也会给人制造点小惊喜小浪漫啥的,为何到了遇见真心喜欢的人却又犯嘀咕了呢?

这就不得不提一句,以前陆千一年轻的不懂事,负过一个同门的道长。当时他初见那人的时候也是觉得那人眉清目秀,生的端正可爱,他一时兴起就与人定了亲事,二人又跑到金陵的三生树下彼此放了个烟花算是成了婚。不过那时陆千一还是个毛头小子,找情缘时不过是看人家都有自己没有,觉得矮人一截,所以才仓促的找了个以为自己喜欢的类型便草草了事。

婚事办完了,没想到正当二人一同闯荡江湖时,陆千一才发现婚姻生活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陆千一是个爱美色的,花花公子本性时不时就要出来作祟一番,然而婚姻在身,总是不得尽兴。日子久了,尽管陆千一没做什么对不起自家情缘的事,而人家也表示并不是十分介意,但是陆千一自己内心还是过意不去——既然又不喜欢人家,又何必耽误着人家痴心一片呢?所以陆千一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最后也算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有了这次短暂且拘谨的婚姻,陆千一认清了两件事:头一件就是不要相信什么一见钟情。至少在自己身上不适合。陆千一发现自己太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了,有时候开心了看巡山的师兄弟都顺眼,所以再不信一见钟情。这第二件嘛 ,陆千一发现自己是个不长情的人。他若喜欢谁,那定然是深情的,别说是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就是你让他把蝙蝠岛给你买下来改成农家乐他都甘之如饴。然而,前提是他当时很喜欢你,如果过了那股子热乎劲儿,别说是和你策马同游了,就是你打扮的花枝招展貌比潘安他都躲得你远远的。

陆千一是摸清了自己的性子,所以一直思量着,这次到底能喜欢这丰绅殷德多久,会不会成亲后三天两头又腻了,又来一出“好聚好散”?陆千一自知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想害人,尤其是这么好看又温柔体贴的男暗香,真是遇见一个少一个,见着一个算捡一个,怎么能伤人家的心呢?

所以,向来做事全凭满腔热血的陆千一这次却难得的稳重了下来,每日虽伴在丰绅殷德身旁,虽然亲密但是也未有太过分的举动,举止也不那么放浪形骸了,连衣着发髻都仔细的拿捏着,生怕让人厌恶了去。

就当我们的陆道长想着先从好兄弟好哥哥做起时,忽然有一件事让他有了危机感。

一个万修暗香连续好几天都和丰绅殷德有说有笑的切磋。

陆千一这才发现,丰绅殷德身边,好像修为高长得好看又有钱的人貌似还真不少。

光是和他切磋的就一天遇见了三个;汤池和金顶也有一堆脸熟的人追着他玩儿;年纪轻轻的小暗香谁见了他都能上来熟络的打个招呼;甚至还有几个人话里话外的想和他结为情缘。

我们陆道长可是关外人,从小到大家训就只有六个字——不要怂,就是干。陆千一看着围在丰绅殷德周围的莺莺燕燕,终于把素淡的白色道袍换成了采莲令,那个纨绔子弟的陆千一算是又回来了。

去他的好兄弟好哥哥。

情爱里,从来都是先到先得。

子夜歌·为有暗香来(二)


【武暗,耽美】

上回书说道,风流道长陆千一遇见了俏暗香丰绅殷德便走不动道了,在金顶上一个横抱将人拦下,展开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这一交流不要紧,陆千一发现这丰绅殷德也不是个善茬,仔细一看,修为和混迹江湖的时间比自己只多不少,看起来也是个混迹情场的老手。

陆千一给自己立得规矩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别看露水情缘遍天下,但是让他动了真心想要相伴一生的倒是还没有。他瞧着眼前这个暗香还不错,应该也能玩上一次你情我愿的游戏,到时好聚好散岂不快哉?

于是,这陆小道长便开始了追求。

去连环坞捶武维扬?跟着跟着。

去应天府聚义平冤?都行都行。

去汤池泡澡洗浴?可以可以。

去金顶一跃解千愁?好的我在下面等你所以你先跳吧。

若是说日夜纠缠如影随形还不够,这陆千一还有两样东西向来是无往不利的——一张柔善好看的脸和一张口吐莲花的嘴。这一来二去,将那暗香连捧带哄的算是混了个脸熟。

不过陆千一在这时发现了个有趣的事——这个丰绅殷德虽然生的好看,但是打他注意的人还真不多,至少自他俩认识的这阵子以来,就没有什么对他有过什么倾慕之意。

倒不是因为他性子孤高,而是反而太嬉闹了:偷瓜、偷鱼、偷定神香;调息云梦的姑娘和武当的巡山弟子;没事就去不归谷遛个弯儿;若是吵起架来,别管是男是女是丑是俊,他都一视同仁,谁都别想在他嘴上讨不到半分便宜。而且这小暗香还生性活泼好战,无论对方修为高低如何,只要是兴致来了总要切磋一番。

有些人嫌他性子太过跳脱没心没肺,陆千一反倒觉得这样的人是表面顽劣,实际上若是喜欢上谁定会痴情一片死心塌地,更加生了玩心想要得到他,于是便加紧了步伐,没事就拉着那人到汤池故意搂搂抱抱,还说些不着边际的情话,常常惹得那暗香面红耳赤。

若是说这是陆千一目前为止最上心的人,其中也不单单是因为看上对方长得不错,这丰绅殷德对他也着实不错。

咱们都知道,陆千一算是个纨绔子弟,只要有钱就赶紧买衣服换发髻,什么贵买什么什么好看买什么,其余的银两就都换成木芙蓉,看着哪个姑娘公子顺眼就往人脸上一扔。想当年在花朝节的时候,光送给熟人送着玩就送出去了好几束君心·念念不忘。所以说,平时里刻苦历练游走江湖这种事是跟陆千一不沾边的。不够自打遇见了丰绅殷德,这一切就不一样了。

行走江湖的时候总会被拉上,和着三五少侠一起行侠仗义;也经常被叫去到金陵的应天府里去找点事做;见陆千一修为低,便给他支了招儿助他修炼;就连赚钱的法子,丰绅殷德这个暗影也交了陆千一这个商人不少。

当时陆千一行走江湖尚浅,又不愿意拜除了掌门以外的人为师,所以就一直单打独斗。虽然结识了几位同门师兄和江湖好友,但也不能总是顾他周全,而丰绅殷德这般仔细妥帖的叮嘱指导着他,说不感动那真是白眼狼了。

虽然丰绅殷德确实热心对其他人也不错,但还是让陆千一有些动情了。

所以渐渐的,陆千一常常在想,要不然这次就安顿下来吧。

子夜歌·为有暗香来(一)

【武暗,耽美】
【原创角色】
咱们上次说到,陆千一被蔡居诚坑了白银一万五千两,伤心欲绝,江南也不去了,跑到鸡鸣寺的宝塔塔顶上默默流泪。毕竟那是他走南闯北转来的老婆本儿,这事搁谁身上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正当他愁容满面计划着要跑多少趟商才能赚回这些钱来的时候,一束木芙蓉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清新的花香直往他鼻子里灌。

“我来了。”

陆千一顺着声音回头,看见那人手持一对弯刀,笑的甚是爽朗,连带着眼角的泪痣和耳后的兰花都明媚了几分。

“你…你不是该在江南锤那武维扬吗?”陆千一赶紧抹了一把脸上不存在的眼泪,欣喜的说道。

那人将弯刀并在一起负于身后,上前摸了摸陆千一的头,笑着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因为点钱的事就跑到这来闷着,也不怕让你那些小徒弟们看了笑话。”

陆千一皱皱鼻子,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不哭了。可是……钱怎么办?一万五千两哎!”

那人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了一张货单:“你家蔡师兄现在得了邱居新护着,现在就是十个咱俩加一块儿估计也是打不过了。不过,我可以陪你去江南跑商,把这些钱一起赚回来。”

此时的陆千一经过了半天的思索,也早就没那么难过了,此时又看见了许久未见心心念念的人,更是开心了起来,便允下了那人的话,两人一同飞身下塔,策马而去。

————————————————————

“师父师父,你和师娘感情真好啊!”江南的小路上,陆千一的徒弟江梨愿跟着自家师父师娘一起跑商,开心的不行。

陆千一眉毛一挑:“那是自然。你要也老大不小了,也赶紧找个情缘吧,省的我不在的时候都没有人照顾你。”

“哎?我吗?我还是先等等再说吧。那师父师父,你和师娘是怎么认识的呀?”江梨愿扑闪着大眼睛看着陆千一说道。

陆千一笑了笑,看了看身旁马上那个眉眼温柔的暗香男弟子缓缓的说道:

“那说起来,话可就长了。”

————————————————————

说起当年陆千一还是个修为甚低只知道穿的花枝招展的纨绔道长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闲来无事,换了新买的采莲令在武当金顶闲逛。

武当金顶白天是武当弟子练功做课业的地方,到了晚上就变成各路江湖人士闲聚的地方:有疯狂摆炉子开烧烤摊的男华山;有为了摔残讨钱故意坠楼的女暗香;有拿着一盏灯追着负心汉打的云梦姑娘;也有见人就撩撩完就跑的武当道长。

陆千一当时年少轻狂,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还是个好男风的,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便见到年轻俊朗的少侠便往上凑,聊得来了便做露水情缘快活一夜,聊不来了也不恼不气,陪个不是便走了。

咱们再说回那日,陆千一虽然风流成性但是不爱杀熟,正思量着金顶都混熟了没有新人给他欺负时,忽然有个披着头发一身紫衣的男暗香来了,耳朵后还簪着一朵蓝紫色的兰花,这人倒是眼生的很。

说实在的,在打扮的光鲜亮丽的众多俊男美女中,穿着校服还半遮着脸的男暗香真算不得惹眼。

陆千一当时也是个肤浅的,只看一眼便不再看他,径自传送去了云梦汤池。

然而当他有天再一次看见这人时,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当时是白天,这男暗香还是散着头发半遮着脸,但是浑身上下只剩一件亵裤,修长的腿和纤细的腰都露在外面,每当他拿着弯刀挡在身前时,都能看见他的腰窝露在黑发下若隐若现。

陆千一心里骂了句脏话,前几日见他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他问这样好看。眼见着男人身边围了越来越多的人搭讪时,陆千一快步走了过去,将有些挣扎的人抱进了怀里,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自我介绍道:“在下陆千一,有没有兴趣一起交个朋友啊,小暗香?”

“你好道长。在下丰绅殷德,请多指教。”

“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小暗香,我是暗香第一猛男,谢谢。”

(以上内容半虚构半真实,文中所写的人员经过本人同意后出镜,不是侵权。)

(还有这位暗香小哥哥叫这个名字和历史人物没啥关系,纯粹是因为想,大家不要猜测啦谢谢配合^_^)

子夜歌·笼中鹤(四)


【邱蔡·完结篇】
“呦,公子您醒了?我这就去叫蔡道长来。”守在一旁的小丫鬟看着陆千一悠悠转醒,欣喜的跑了出去。

陆千一揉揉脑袋,舒展了一下肩膀,发觉浑身的肌肉酸痛,缓了口气才挣扎着坐起来打坐调息。这时蔡居诚正好端了一个食盒进来,瞧着陆千一虽然脸色还稍微泛白,但嘴唇变得红润了不少,悬着的心才放下,也不出声打扰他,只把食盒放下静静的在一旁等候。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陆千一觉得经脉通畅了,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颇为关切的蔡居诚脸上竟然生出了几份不自在:“蔡师兄你这般盯着我,惹得我怪不好意的。这要是让邱师兄看了,不得剥了我的皮。”

“没事了就从床上滚下来吃饭。”蔡居诚冷哼一声便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陆千一嘿嘿一笑从床上下来擦了擦脸又漱漱口便坐下来要吃饭,刚要拿起筷子夹排骨的时候就被蔡居诚呵住:“睡了那么久,胃里空的很,先喝口粥暖暖身子再吃肉。”

陆千一出了名的嗜肉如命,敷衍了事的灌了一口粥然后吃起了糖醋小排,直夸蔡居诚手艺好。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后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一拍脑袋瓜说道:“蔡师兄,邱师兄受伤了,还挺重的,你要不要回去看看?而且我记得小棠还和我说过,他好像是回来和师父辞行的,我却忘了问是为什么辞行了。”

蔡居诚眼皮抬了抬,一撇嘴道:“他走了更好,他走了武当掌门就是我的了。”

陆千一使劲咽下一大口饭菜说道:“哎蔡师兄你别装啦,你根本就不想当掌门,就是想和邱师兄整个高下罢了。你快回去吧,师父都想你了,他老人家说武当是你永远的家,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嘛!”

蔡居诚眼珠一翻:“师父能说出这样的话?”

陆千一又扒了口饭道:“反正意思是这个意思。蔡师兄你去交了赎身银票,明天咱们就回武当吧。”

蔡居诚还是冷着脸:“要回你自己回。一会儿吃完了把碗筷收了。”说罢,推门离去。

陆千一觉得又自讨个没趣,放下碗打了个饱嗝,无意间往书桌上一瞥,发现了那个邱师兄寄来的信封。

陆千一连忙走过去拆开一看,笑了——银票果然被蔡师兄拿走了。

看来蔡师兄真是个属鸭子的。

估计这会儿心都飞过太和桥了,嘴巴确是个硬的。

陆千一心满意足的吃完饭收拾了碗筷递给了小丫鬟,又美滋滋的回床上补觉了。

————————————————————

第二天早上,陆千一扛了剑匣要走的时候却在大门口被沈袖拦了个正着:“陆公子这是要去哪儿呀?”

陆千一觉得沈袖今日笑的格外灿烂,便也跟着微笑起来:“去江南,我家那位还在十二连环坞等我呢。”

沈袖眼睛一眯,笑的陆千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恐怕是不行。”然后从手里掏出一张按了红手印的纸来继续说道:“五千两银子的报价还是梁妈妈给的,这金陵城寸金寸土的早不是那个价了。然而蔡道长急于回武当,又拿不出钱来,只能把陆公子你抵给我一个月了。若是一个月蔡道长不回来,恐怕这不知春就要换成陆道长你来泡了。”

陆千一忽然觉得一股真气自丹田贯通了任督二脉,竟然充盈的快要爆体而出,恨不得使出一招斩无极来才好,咬着一口银牙说道:“哦?沈老板,师兄欠了你多少钱?”

“不多不多,一万五千两。”

陆千一觉得胸口一痛,几乎要吐出口老血来:“沈老板,那要是不还跑了怎么办?”

沈袖不紧不慢的说道:“陆公子可听说过万圣阁?”

“明白了。”陆千一知道这账算是赖不了了,从怀里拿出了三张五千两的银票说道:“我替他还了,你把这契约给我吧。我回头自己找师兄套要。”

沈袖也没想到这钱拿的这么痛快,本来想日后慢慢加价的想法落空,只得拿了钱放人。

陆千一确是没了去江南的心思,传了个音给自己情缘便飞上鸡鸣寺的塔顶。

他现在需要冷静冷静。

————————————————————

也是紧赶慢赶,蔡居诚没几日便回到了武当。顾不得那些异样的目光直接去找邱居新时,却被告知他在太和桥下练剑。他一路飞奔过去,看见邱居新正全神贯注的在练剑,面色红润的脸上还染着一层薄薄的汗,根本看不出来受了伤。风一起,片片桃花瓣落在他的忘尘衫上,一时间竟让蔡居诚看的有些晃神。

在点香阁里见了许久邱居新半遮半掩风尘仆仆的样子,竟然几乎忘了他也有这般耀目的样子。

如山巅之云雾,如江畔之清风。

邱居新看到蔡居诚也是极为惊讶,但随着他发现蔡居诚满眼都是自己的时候,原本无欲无求的脸上便浮现出了喜悦的神色:“师兄,你回来了!”

这家伙……算是笑了吗?

好像……还挺好看的。

“师兄?”

“……你还没死啊。我听陆千一那说法,以为你快死了呢。”蔡居诚回了神,假装凶狠的说道,实际上他知道自己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邱居新老是往点香阁那跑。每次来都留下什么吃的用的,剑匣上的宝石也没少给换。本以为他会趁火打劫做些什么,但是每次来就是喝杯茶跟他聊聊武当里和江湖上的事就走了。每次他来之后都要留下些钱包他几天,让他好清静一下不用面对那些讨厌的人。日子久了,说心里一点不感动是骗人的。蔡居诚觉得这个闷闷的邱木头惹得自己心软了,不再像从前那般想打的他满地找剑匣了。

邱居新听着蔡居诚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神色却放缓了,也不气恼,收了真气面带微笑走到蔡居诚身边轻轻的抱住了蔡居诚。

蔡居诚被他突然抱住抱住,大脑一片空白。他闻到邱居新身上传来的浓浓的金疮药味,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看来这个家伙真的受伤了。

“师兄,你总算回来了。”邱居新的声音从蔡居诚的耳朵里钻进去,蔡居诚忽然感觉这句话跟咒一样,说的他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

好像是烧起来的感觉。

“嗯……邱居新有话好好说,你…你先放开我。”蔡居诚也不知道回答他,才想起此时两人过于亲密,慌张的伸出手,又想起邱居新身上的伤,放缓了力道轻轻推开他。

邱居新反而顺势握住了蔡居诚的手,紧紧的握着,两眼也直直的盯着蔡居诚通红的脸,没有一句话,两人就这么简单的沉默着。

但是他们都知道,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这一次见面不一样了。

仙鹤终于从笼中飞回九霄之上。

愿此间山水为他一世之归宿。

—笼中鹤·完—
【作为回归的失踪人口,真没想到还有能看。谢谢大家的喜欢,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啦!下一篇是陆千一的个人故事——为有暗香来。武暗cp,希望你们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