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



揉了揉脑袋,薛洋懒懒的睁开眼睛,自己果然已经被张少爷带回家中了,靴子和外衣都整齐的叠了放在床头的凳子上。
薛洋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按理说凶尸已经是死掉的身体,不需要再吃吃喝喝,但是他还是觉得睡醒一觉格外的口渴。而且最近的食量还有增长趋势,怎么吃都不觉得饱,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睡了两年的狠了的缘故?
薛洋探了探自己的脉搏和心跳,还是一片沉寂,但是他自己清楚的狠,他的脸色已经不是死尸的灰白,而是愈发的红润粉白,连体温也渐渐升高和活人无异,这让薛洋不禁萌生出了一个念头——也许,他可以复活。
真正的死而复生,作为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凶尸活下去。
“咚咚咚”这时谁回来?
“进来。”薛洋系了系外袍的衣带说到。
张大公子应声推门而入,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看见刚睡醒的薛洋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略带着几分慵懒和迷茫的看着他,顿时喉咙一干,咽了咽口水才说到:“听下丫鬟们说你晚上总是喊饿,经常逮住她们要瓜果糖饼之类的吃食,我怕你睡醒了饿,就给你送些吃食来。”薛洋打开盖子,发现都是些芙蓉饼玫瑰酥之类的小点心,还有一盅微烫的冰糖燕窝。
“多谢公子挂记。”薛洋一笑露出两颗虎牙甚是爽朗,连带着张公子心情都好了起来:“你喜欢就好,不够吃还有。对了,你年纪还小,又这么瘦,要是想再长个子的话就多吃点燕窝补补吧。”
薛洋点点头,端着那盅炖的入口即化的燕窝往嘴里送了一勺,咂咂嘴,眼睛一亮:“公子,我第一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张公子笑容更灿烂了:“是吗?喜欢就多吃点,不够厨房还有。”薛洋点点头,将碗里的燕窝喝了个精光,又拿起一块玫瑰酥往嘴里送,可是没等他咬上这块香甜的点心时,他感觉头一沉便直挺挺的向后倒去,但并没有像想象中的摔倒地上,而是落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他眼里含着惊恐和不解抬头一看,对上了一双燃着熊熊欲的眼睛,而那对眼睛的主人正是张公子。
“阿洋……”白天睡前的那个声音原来是他。
“我的好阿洋,快让哥哥好好疼你。”
粗糙的指腹在薛洋脸上一阵摸索,七分痴迷三分狂躁的神态与平时风度偏偏的张家大公子完全不沾边,甚至说有些猥琐。
“恶心。”
“你说什么?”张公子正处于得逞后的狂喜,根本听不清薛洋的话。
“我说,”薛洋又换上了那危险的表情,嘴角明明是上扬的却让人不寒而栗,一字一顿道:“你真是他妈的恶心!”
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张公子怒目圆睁:谁都别想坏了他的兴致,就是他朝思暮想的薛洋也不行!于是凶狠的一面便露了出来,扬手便向薛洋的脸上打去,可没等他碰到薛洋的脸颊,就有一把锋利的剑刃从他的掌心穿过,疼的他一下子弹开了老远的距离。
薛洋好好的站起来,勾勾手指,降灾乖巧的又飞回他的手里。薛洋伸出舌头轻轻舔剑上的血迹,笑容显得愈发妖邪——他和降灾都很久没有见过血液了,这种熟悉的味道比甜食更令他兴奋。
“公子,我该怎么报答你的燕窝才好呢?”
平日里他最喜欢听薛洋说话,如今这话一出他竟头皮发麻浑身颤抖,捂着流血不止的手掌连喊叫都发不出来。
薛洋点点头,似乎很满意他的表现:“果然,那个地方应该最适合公子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薛洋拎着衣领冲出了房间,一阵天旋地转过后来到了一个乱哄哄的地方。
“好好享受吧。”
说完薛洋用剑把他的衣服挑的破破烂烂,推进了一个帐篷。
清一色的粗野狂放的汉子,都未着寸缕,三两人身下夹着一个相对瘦弱娇小的男子,再看看摆在一旁的兵器和军甲,张公子才意识到自己到了什么可怕的地方。
他把腿就往外跑,可是双腿早已不听使唤了软瘫在地上,只能万分惊恐的看着周围越来越近的大汉道:“各位军爷…误会…我…”
话到嘴边时张公子感觉后背被人一戳嘴里的话立马变了样:“我是新来的军妓,请各位军爷垂怜!”
不等他后悔,一种人便撕了他破烂不堪的衣裳,开始了新一轮的狂欢。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