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


半夜,张府上上下下的都忙疯了。
不是仅仅因为张公子丢了,还因为仓库失火了。
这火来的蹊跷烧的突然,家里的下人都措手不及,一边灭火一边抢救财物,好生狼狈。
此时,如果有人能细心的观察,就会发现后院厢房的屋顶上有个身材修长神态悠然的黑衣少年在晒月亮,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脆生生的啃着,好不快活。
薛洋看着院子里的人忙来忙去,不禁感叹自己重生以后实在是脾气好——换做以前,张公子敢给他下药还想强上他就够灭了张府满门了。以前薛洋便看出他是个喜好男色的,但是不知道他竟这样猴急,薛洋才刚刚在张府待了两个月他就如此按捺不住,若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便折在他手里了。如果不是念在张公子平时待他还算不错,今日这张府怕是没有活人能出入了。
“算了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薛洋嘴角一翘,自嘲的说道。以前晓星尘常常这样劝他。想到这薛洋神色一暗,连啃苹果的动作都慢了下来——自己算是“活了”,不知道那只不见了的锁灵囊里的魂魄有没有被修好。
近日越发的想见到那个俊秀飘逸的身影了。
薛洋三两口啃完了剩下的苹果,拿上近日积攒下来的盘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张府。
这次,他要去故地重游一番了。
————
“大爷,求求您了,赏我点东西吃吧,我真的饿的不行了。”一个约莫七八岁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儿声泪俱下的哭诉着,他头上顶着一个极大的铜盆,里面盛满了水,纤细瘦弱的胳膊勉强支撑着,身形摇摇晃晃的,一副随时会跌倒的样子。
而一旁吃着馄饨嚼着包子的大汉一脸横肉笑的狰狞:“我不是说了吗,等我吃完饭洗过手就给你买包子。你往太阳底下站站,再让水晒得热些。”说罢,将抬腿将小乞丐踢出了房阴。
小乞丐已经站了足足半个时辰了,腹中又饥饿难耐一下子便摔倒在路边,铜盆重重的砸到了他的头上,水也撒了一地。
那大汉看着躺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小乞丐放声大笑,从桌子上捡起一个包子,走到小乞丐身边,丢在了他眼前轻蔑道:“吃吧。”
小乞丐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抓包子,没等他缩回手来一只脚便重重的踏在了他的手上。
“啊!”
凄厉沙哑的尖叫声响起来,周围的人听着都揪心,但是却碍于大汉的武力没一个人敢出手。大汉洋洋得意的看了看四周惊恐的人群,脚上的力道更重了,小乞丐感觉自己骨头快要碎掉了,更是又疼又怕挣扎着想要抽出手来。
“啪!”连汤带水的粗瓷大碗正正的击在了大汉的门面,大汉立马倒退一步,额头上也顿时鼓起了个大包。他摸了一把脸,沾了一手糖水和蜜豆。
大汉即怒破口大骂道:“哪个不要命的杂碎,敢把糖水丢到你爷爷的脸上,现在滚出来磕仨响头便饶你狗命!”
“呵呵,”薛洋从糖水摊子上站起来,穿过人群走到大汉对面,“这话我再原封不动的还你,你要是现在磕仨响头我便饶你狗命。”
周围的人都吸了一口气:这个清秀稚嫩的小公子竟然敢公然挑衅这个恶棍,当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
大汉被激的红了眼——多久都没人敢这么挑衅他了,登时便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向薛洋砍去,薛洋却原地不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令周围的人更是心惊肉跳。
眼见刀尖马上就要刺入薛洋的胸膛时,薛洋一侧身立即抽出降灾顿时将长刀斩断,大汉心中一惊正想抽身时薛洋抓住他的手腕将大汉摔倒在地,一剑封喉。
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大家都没反应过来这个武艺高强的恶棍竟然就这么死了?
“杀人啦!”突然一声嚎叫划破了沉默。
周围的人终于都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四散奔逃,边跑边喊“杀人啦!”“快走啊!”
“切,”薛洋露出一丝鄙夷的笑,“若是想杀你们,跑又有何用?”
薛洋用大汉身上的衣服擦了擦剑身便准备离去,一只小手却抓住了他的衣摆。薛洋回头一看,正是那小乞丐。
薛洋看见那黑乎乎几乎和自己青衫同色的小手,皱了皱眉,把手伸进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钱袋,扔在了小乞”丐面前:“这里面还有几个铜板和几颗糖果,拿着过日子吧。”
小乞丐拾起钱袋,立即跪下给薛洋磕了三个响头。薛洋一乐——他见过别人骂他恨他打他杀他,被人磕头跪拜还是第一次。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还不错,便多说了一句:“要饭总归不是办法,随便找个庙啊道观什么的混口饭吃吧。”
小乞丐点点头,又给薛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转身离去。薛洋看着这个小乞丐被踩手时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不由自主的管了回闲事。
被人感激原来是这种滋味儿。
薛洋暗自琢磨道,怪不得晓星尘总是行善上瘾,原来这感觉还不错。
薛洋快步离开了镇子,他要去白雪观看看,傲雪凌霜的宋道长见了自己是什么感想。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