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



白雪观和当年没什么区别,只是旧了些。
一点都看不出这里曾经历过屠杀。
薛洋忽然犹豫起来了。
凭借着当初他在锁灵囊上留下的印刻,他能感觉到宋岚将晓星尘的灵魂就藏在这里。可近在咫尺之时,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非常害怕看见晓星尘。
即便是个破碎的灵魂。
他永远忘不了,那么狠绝的一剑,连灵魂都要撕碎,只为永世不与他相见。
想起那个绝望的表情,薛洋觉得左胸口像是被人拿剑柄狠狠的捅了,淤血一滴也流不出来全都堵在心窝里,闷闷钝钝又酸又涩,坠的他生疼,还不如直接刺他一剑来的痛快。
薛洋不满意自己突然的优柔寡断,挑了挑眉跨进了大门,白皙俊秀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不想再见我又如何?我偏要让你活过来,还要让你活的好好的,看着我恶心你。
薛洋翻遍了整个道观,发现观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没有孤魂野鬼,连看守的法阵也没有。
也没有晓星尘的锁灵囊。
不可能。
薛洋皱着眉,坐在正殿门口的石阶上,他想不明白,当时他在晓星尘的锁灵囊上下了追踪咒,一路顺着感应找到这里,却不见东西,明明就是这里啊!
怎么会没有?
怎么会没有!
“这位小朋友,”薛洋身后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要找的东西,是这个吧?”
薛洋回头一看,一个衣着华丽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打量着他。
薛洋警觉的立刻站了起来,提起了降灾向后退了两步口气不善道:“你是何人?”他竟然丝毫没察觉到屋内有人,仔细一看他手上拿的正是装着晓星尘魂魄的锁灵囊。
男子一笑:“我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让晓星尘复生?”
薛洋冷笑:“你当我傻吗?他的魂魄夷陵老祖都修不好,尸身也被宋子琛那个王八蛋带走了,怎么死而复生?”
男子打开手上的折扇摇了两下:“晓星尘的肉身在我这里。”
晓星尘在他手里?
沉默了的半晌,薛洋开口幽幽的说道:“你既然有办法修复魂魄也有肉身,为何要来找我?”
男子将一本书递给薛洋:“你自己看看吧。”
是一本破旧的古籍,上面详细记载着如何修补破碎魂魄的方法,看到最后薛洋明白了——
此法所需的不仅是纯鬼修,更是需要施咒者以自身为容器储存精魂七日方可让魂魄重聚。
“这件事,除了你没有更合适的人了。”男子颇为烦闷的揉了揉眉心,“而且魂魄重聚还需要你将他炼制成凶尸。”
“知道了。”薛洋合上书将古籍的内容在脑中过了一遍,一字不漏。
“什么时候开始法阵?”薛洋问到。
男子摆了摆手:“不急,今日你好好休息,明天晚上子时我们开始。”
薛洋又问道:“晓星尘的肉身何在?养魂七日后必须回归本体。”
男子起身道:“跟我走吧,带你去看看他。”说罢便飞身奔向远处,薛洋立即跟了上去。
少了左臂的薛洋还是不太习惯这种被打破平衡的感觉,轻功自然也收到了影响,有几次甚至要跟丢了,直到他已经觉得自己几乎筋疲力尽时,男子在一个山洞前停下了。
男子从怀中摸出一个火折子打亮,进了山洞里便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一块石壁前。男子点上石壁周围的油灯,然后在墙壁上敲了几声,石壁缓缓升起,一片白茫茫的寒气铺面而来。
薛洋走进去,石室中除了摆着一张白玉床就什么都没有。这床的四面围着薄薄的白色纱帐,里面有一个修长的人影安详的躺着。
薛洋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将纱帐打开一个窄窄的缝隙,生怕惊醒了那人一般小心的看着:雪白的道袍一尘不染,银色的霜华被修长纤细的手握着,还有那张清逸俊朗的面容,若不是脸色惨白染了一层薄霜,胸口也没有呼吸起伏,薛洋真的以为他睡着了。
“晓星尘。”薛洋底底的唤了一声,声音有些哑。
“这下放心了吧。”男子问到。
薛洋点点头放下了纱帐,拄着剑靠着床在地上坐下。
男子好奇道:“怎么不多看几眼?”
薛洋并未作答,只是摇摇头便不再回答,闭了眼,像是累极了。
“也是个可怜人。”
男子轻叹一声走出石室,不再打扰二人。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