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



“准备好了吗?”
“好了。”
“开始吧。”
薛洋点点头,将右手食指用剑划破,在白雪观庭院的地上画起阵来,这个阵极其复杂,够错交连的线条和符号看的人眼晕,可薛洋却不急不慢的画着,胸有成竹。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法阵终于画好了,男子伸手结了个印,在法阵周围设了个结界:“你不用紧张,就算不成功,结界也可以拢住星尘的灵魂。”
薛洋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是男子能看出来薛洋是绝对不会让这个法阵有半点闪失的。
站在法阵中心,薛洋念起咒语催动法阵,并将血滴入锁灵囊内,晓星尘的残魂受到了法阵的指引和鲜血的滋养正在渐渐愈合苏醒。
感觉到了魂魄的愈合,薛洋神色一喜,继续给法阵灌输灵力。可是法阵越繁杂需要的灵力越多,再加上画阵时也耗了不少精血,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力有些不支了。
“薛洋!”男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别逞强!”
薛洋心中一横,就算是死,他也要把晓星尘换回来,艰难的回道:“你若是有时间看热闹,不如借我些灵力。”
男子神色严肃道:“从刚刚开始我就尝试渡灵力给你了,但是法阵隔绝了我的灵力。”
那便只能赌一赌了。薛洋咬牙把自己的内丹化了,毫不犹豫的将全部的灵力灌入法阵,虽然他的功力算不得深厚还是激起了一阵刺眼的白光。
男子只觉得的眼前一白,然后就看见薛洋晃了两晃勉强站住,法阵也停了下来,连忙问到:“你怎么样?”
“成功了……”
男子刚要继续追问结果只见薛洋喷出一口鲜血,然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脸色苍白不省人事。男子摸了摸他的脉,掏出一枚续命的丹药给他喂了便毫不耽搁带着他离开了白雪观。
男子皱了眉头自言自语道:“你可千万要撑住了,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
浑身蚀骨的疼痛把薛洋从昏迷中拉了出来。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在一个朴素清雅的房间里,床边的铜炉燃着香,香气和屋子的感觉一样,温暖舒适让人心安。
薛洋动了动身子,虽然疼痛但是还能动,他便掀开薄被起身下床,扶着桌椅在房间内活动。屋内摆设极少,倒是书满满的摆了一面墙,桌上的笔墨纸砚都规规矩矩的放着,还有一本类似手记的东西摆在桌上。
薛洋拿起来随意翻了翻,发现竟然是晓星尘的字迹!薛洋嘴角挂了一丝玩味的笑,便坐到桌前翻到第一页准备从头到尾的细细读来。
“别看。”清澈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谁在说话?
薛洋四处张望一下,没找到人便继续看。
“我说别看。”男人好听的声音有些急切。
薛洋这才反应过来——这声音并不是别人发出的,是从他脑海里传出来的。
“好久不见了,道长。”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