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



“你是……薛洋?”
“我可怜的道长,”薛洋痞里痞气的将腿架到桌子上,“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吧?”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哪里?”看来晓星尘知道这是哪儿。
“这我的房间。在云霭山上的竹林里。”
屋子里的清汤寡水的摆设,到真有几分晓星尘的风格。想着自己刚刚睡在晓星尘的床上,还手里握着他的手记,薛洋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连痛意都消退了几分。
“薛洋,”晓星尘底底的问到,“我的魂魄怎么会在你的身体里呢?”
薛洋想逗逗他:“普通的咒术自然是修补不好你的魂魄的,但如果将两人的魂魄结合在一起,就可以两魂共生了。”
“两魂……共生?”晓星尘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从未听过这种法子。
“对。两魂共生。以后你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我的体内,看我拿着你的霜华扮成你的样子去祸国殃民,哈哈哈哈。”
“你!”晓星尘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愠怒,不过又软了下来,“你放了我吧。也不要再做坏事了。”
“哦,”薛洋拄着头勾了勾嘴角:“你觉得我花这么大力气把你弄活,凭什么放了你?”
晓星尘似乎被这句话堵住了嘴,好半天才回话:“那你,不要再害人了。”
“晓星尘道长,你似乎搞错了什么吧,”薛洋说道,“你现在可是连命都在我手里,凭什么和我谈条件呢?”
不等晓星尘回答,薛洋又说道:“这些年,我花了那么大力气把你救活,你连一句谢谢都不说就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是不是过分了?”
晓星尘陷入了沉默,不再说一句话。
突然断开的对话让薛洋觉得有些压抑,伸手揉揉了太阳穴——当年做的事他丝毫不后悔,但是一想到晓星尘会因此记恨他还是会头疼。
正当薛洋觉得实在烦躁要开口搭话时,晓星尘先开口了:“对不起。”
薛洋不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你说什么?”
“对不起。”
“……”这回轮到薛洋沉默了。
他千算万算晓星尘会有怎么骂他,没想到半天不说话的他却只憋了这三个字出来,说的薛洋心头一颤。
晓星尘啊晓星尘,你总是出乎我的预料。
“你怎么了?”晓星尘感觉到他的沉默,声音带了几分关切。
薛洋清了清嗓子道:“没什么。你刚刚说这是哪儿?云霭山?”
“嗯。”晓星尘回道,“这里是我师傅修炼的地方。”
薛洋明白了:“原来那个男人是抱山散人啊。”
“男人?”
“对呀,你师父难道不是一个穿戴花里胡哨,看起来挺有钱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吗?”
“不是,”晓星尘的声音充满了严肃:“我师傅是女子。”
这时,房间的门推开了,那个男子端了一碗药走进来:“醒了?喝了吧。为了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我可是花了些力气。”
“你是谁?”薛洋警觉的问到,心里也盘算起来:虽然身上的疼痛缓解多了,但还是浑身无力,若是打起来讨不到便宜。
男子把药放下一脸的人畜无害:“我说我是抱山散人你信吗?”
薛洋嗤笑道:“抱山散人隐居多年,会和你一样一身俗气?”
“哈哈,”男子爽朗一笑,“你这话倒是不假。放心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能找到这里来,就算不是抱山散人,不也和她关系匪浅吗?”
这话倒是不假。
薛洋见问不出来什么,便转了话题:“那阁下怎么称呼呢?”
男子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思索了一番道:“你叫我师叔吧。”
“师叔?”
男子点了点头:“按理星尘应该叫我师叔的,你便也如此称呼吧。”
薛洋情不自禁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白白多了个便宜师叔,但脸上还是一脸灿烂的笑着回道:“多谢师叔照拂了。”。
师叔似乎是很喜欢这个称呼,笑呵呵的回道:“不必客气,应该的应该的。你睡了两日,身子又损了,这些天好好的进补一下别落下病根。一会儿你喝了药,吃东西的话去厨房寻,没事的话多去后山泡泡药泉。我还有事要处理,三两天便回来。”
说完,男子便走了,屋子里重新陷入了寂静。
约莫半晌,薛洋先笑着开口了:
“道长,要不要一起沐浴啊?”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