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he刀糖随机⑧



薛洋确定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活人了。
心跳、脉搏、呼吸,连晓星尘都差不觉不出他曾死过。
如果不是当时苏醒后验证过,他几乎觉得自己没有死过。
可是随着身体的复苏,作为凶尸的一切便利都没有了——怕疼怕饿爱犯困,受了伤还要喝苦药,而且没了内丹的他更是脆弱。这几天左臂的伤口也不消停,骨头和肌肉又疼又痒,似乎有一堆蚂蚁在里面咬他。还是死了好,死了清净,没有这些多余的感观了。
“薛洋,吃完饭把药喝了。”
“道长,”薛洋吃完早饭擦了擦嘴巴回答道,“你不说要给我做甜糕吗?咱们上山找蜂蜜呀。”
“不行。”
“怎么?反悔了?”薛洋放下了已经端起来的药碗。
“你身体还没恢复,别做那么危险的事了。”
薛洋撇撇嘴委屈的说道:“可是我一天不吃甜的就难受。”
“忍忍吧。等你好了再去。”虽然他不知道薛洋受了什么伤,不过看上去还挺严重的。
薛洋索性撒起娇来:“不嘛道长,洋洋要吃糖,没有糖洋洋会死的。”
“……不行。太危险了。”
“那我就不喝药了。”
晓星尘从来都是个心软的,更是对薛洋这种小孩子脾气没办法,只好告诉了薛洋蜂巢的地方,让他喝了药后便去了。
————
云霭山的气温宜人,有一片大好的桔梗花田。小小的花像星星又像铃铛,风一吹便带起紫色的波浪,花儿也像会唱歌一般叶子摩擦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偶尔会有一两只蝴蝶在花丛上略过,轻快的抖动翅膀仿佛要把身上阳光换下来,再用更新更暖的填上去。
也不知是花粉还是山风的缘故,薛洋觉得鼻子痒痒的,但是不难受,倒是有一种难得的惬意。
“道长,花是你种的吗?”
“不是,是师傅种的,但是我在山上的时候我经常来照顾它们。”
“怪不得。”
“什么?”
“这花和你挺像。”
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觉得脸红了。支支吾吾的回应道:“我……我带你去找蜂蜜吧。”
薛洋也不再逗他,点点头,控制着魂识离开了身体,让晓星尘控制着自己去找蜂巢。
晓星尘的动作极其娴熟自然,估计那些傻蜜蜂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蜂蜜就被晓星尘偷的一干二净。不仅如此,晓星尘还带他去了果园采了些樱桃回来。樱桃很是清甜,汁水又饱满,薛洋觉得口渴至极连吃了好几捧才算过瘾。不过这还不算完,薛洋玩性大发,连带着晓星尘也被激起了兴致,帮着他出谋划策,又捉了一只兔子两只野鸡才过了瘾。一直到黄昏时刻两人才回到庭院里,薛洋又累又饿,身上还脏兮兮的索性不让晓星尘做甜糕了,随便吃了点干粮打算抱着蜜罐去泡澡,边泡边吃。
“道长,白天看你取蜂蜜的手法,很熟练呀。”薛洋说着把一勺蜜送进嘴里,还带着桔梗的药香的蜜又甜又滑。
“嗯。我小时候馋甜的了就去找这个吃。”
薛洋咂咂嘴,又挖了一勺吃,此时远处的晚霞已经落的差不多了,有几颗星星升了起来,显得天空格外的清澈疏朗。
“道长,你有多久没看过星星了?”
“很久了吧,记不清了。自从没了眼睛以后,记性好像不大好。”
薛洋半晌没有说话。
“薛洋?”感觉到薛洋突然的安静,晓星尘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道长?”
“谢谢你。”
薛洋惊了一下:“谢我?”
“嗯。我已经很久没回到云霭山了,也很久没有看星星了。若不是你,我可能没机会再看到这一切了吧。”
“喂,”薛洋的声音突然染上了一丝怒气,“晓星尘你最好搞清楚,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
“如果不是我挖了宋子琛的眼睛,你也不会为了他而瞎!你不瞎也不会遇见我,更不会被我逼死!”后面这句薛洋几乎是带着哭腔喊了出来。
是的,他后悔了。
晓星尘拿着霜华自刎时他就后悔了。
他以为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听话的晓星尘,其实他想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晓星尘,哪怕这个人恨他厌恶他嫌弃他也好啊。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救赎。
那么干净的人,薛洋狠了多少次心,就是舍不得让他变得和自己一样脏。
可是竟然是自己亲手毁了他。
薛洋恨自己。当他发现晓星尘魂魄都碎了的那一刻他竟然无比的希望死去的是自己。
这么多年他都不让自己好过,他扮成晓星尘的样子,只为了让大家都以为晓星尘还活着,这样他也可以骗骗自己了。
“薛洋,你别怕。我不恨你。”
“你就是恨我,不然为什么会死呢?”
似乎是梳理了很久的思绪,晓星尘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道:
“从前恨的吧,但是现在不恨了。”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