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魔道祖师】救赎者he⑨完结倒数



见薛洋没有出声,晓星尘继续道:“大概是死过一次的缘故吧,我感觉自己和以前不同了。”
“人各有命,命数逼你不得不做一些选择。当日我挥剑自刎不是因为我杀不了你,而是我无法面对你和子琛之间的恩怨。伤了你们谁都非我所愿,你们对我来说都是极为珍重的人。”
“其实阿菁在告诉我之前我就隐隐猜到了是你,但一直没说破。你天生就缺了些爱护,小时候受了不少苦,我一直想给你补齐了那些家人给你的温暖,但是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我记得我当时说过一些伤人的话,现在向你道歉。”
不知不觉,薛洋发现自己已经听得泪流满面。
“晓星尘。”
“嗯。”
“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咱们不是两魂共生,你的魂魄只是暂时养在我身体里七天,便可还魂了。”
“我知道。在我能控制你身体的时候便知道了。”
“晓星尘,”薛洋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以后可以不可以收留我?”
“你去金鳞台吧,敛芳尊器重你,跟我这个两袖清风的闲散道士,你怕是要受苦的。”
“金光瑶也死了,我彻底无处可去了。”
金光瑶死了?这倒是晓星尘没有想到的。他原本以为自己死后,薛洋跟着金光瑶也不算太难堪,没想到他现在也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晓星尘听着薛洋极其隐忍的抽泣声,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他和薛洋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从来都是他把别人欺负的哭了,自己倒是被打断了骨头也不曾吭过一声。今天的薛洋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一股脑撒出来似的,咬着嘴唇底底的哭着,格外的让人心疼。晓星尘很想拍拍他的背让他别再难过了,但是自己却连实体都没有,白白添了一分无力之感。
过了不久,薛洋像是哭的累了,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呼吸也趋于平稳,晓星尘再听了听,竟然是睡着了。
“薛洋?”晓星尘试探着叫他一声,果然是又睡着在了药泉里。晓星尘也不再叫他,带着他的身体换好衣服拿上东西便回了山庄。
刚一踏进庭院,晓星尘便听到了熟悉的琴音,便直奔后院去。推开内院主厢房的门,内阁的珠帘后坐着一个青衣女子,纤纤玉指在古琴上扫过,格外悦耳清新。
“回来啦。”
“弟子回来了,师父。”
————
晓星尘并未和抱山散人多聊,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他也不太习惯。但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体和薛洋的身体都是抱山散人修复的,至于用了什么法子却没细说。前两日那个男子是抱山散人的师弟,不过当时因为天赋不在于修道,就改了行去当商人,很是有钱。
他和薛洋无所事事的在院子里又等了两日,终于等到了七日之期。
师叔也把晓星尘的肉身带来了,就放在晓星尘原来的房间里。这一次薛洋发现晓星尘的身体和上次完全不同了,面色红润还带着呼吸和脉搏,已经不再是一具尸体了,而是一个活的躯体。
“看不出来呀,你师父还挺有本事。”薛洋伸手摸了摸晓星尘身体,温温软软的感觉,极好,“和以前分毫不差呀。”
晓星尘拦不住他,只是有些羞涩的回应道:“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别呀道长,”薛洋索性搬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下,托着下巴仔细的观察起来,“道长还没有如此仔细的观察过自己的身体吧?还不借此机会好好看看。”说完,薛洋竟然伸手去解晓星尘的腰带。
“你你你你干什么!”晓星尘声音陡然局促,他现在要是有实体估计耳尖都是红的。
薛洋一脸无辜的道:“给你宽衣净身啊。你以为我要干嘛?”
“不要了,”晓星尘的声音更加羞怯,“等我回到身体后我自己来。”
薛洋点点头答应道:“好。”然后伸手就把晓星尘的袍子解了。
“薛洋!你你你你你怎么这样呀!”
“我我我我怎么了?”
“你不是答应我让我回到身体后自己来吗?”
“可是你现在还没回去呀~”薛洋嬉皮笑脸的提了桶温水进来,寻了块儿干净的帕子绞了绞开始擦起来。
晓星尘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看薛洋的动作有些不太娴熟,便以为他又在诓自己:“薛洋,你骗我,你这动作如此生疏,根本就不像做过这事。”
“废话,原来两只手呢,我一只手能给你伺候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晓星尘心里一凉,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便也不再开口,由着薛洋来。尽管薛洋很小心,可是毕竟少了一只手,还是弄得满床狼藉。
“道长。”
“嗯。”
“你知道你的这里有一颗痣吗?”
“哪里?”晓星尘还真不知道。
“这里。”薛洋使了个巧劲把晓星尘的身体翻过来,然后指着屁股上说,“就在这。”
晓星尘盯着自己雪白的臀肉找了半天也没看见痣,也忘了这个姿势有多暧昧,天真的问到:“我怎么看不见?”
“没有吗?”薛洋蹙眉在屁股上摸了两把似乎是在认真的找,然后噗哧一声笑出来说:“大概是记错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啊,又给他诓了。
薛洋不再逗他好好的给他擦起身体。只是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他没骗晓星尘,他的屁股上确实有个痣,但是在更深一点的地方。

评论(3)

热度(46)

  1. 一朵花中年发福少女siren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