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魔道祖师】【薛晓】救赎者(he)下章完结


十一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做了多久,直到窗子被风吹开的才将他惊醒。他走到窗边一看,竟然是下雨了。屋檐上的雨水滴成了一道细密的雨帘,急促的打在门前的石阶上,淅淅沥沥的好生嘈杂。
晓星尘叹了口气,他气归气,可是对于薛洋确是恨不起来的。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薛洋的做事风格,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实在是乖张的很。可晓星尘也知道,其实薛洋本身并不坏的,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很听话,知道自己没什么钱,只要最便宜的糖吃;知道自己不洗杀生,就偷偷的去山上打猎给他们添菜或是换成财物贴补他;薛洋顾及他的眼盲还经常替他干家务,每次都抢着帮他洗衣服买菜,如果不是做的饭实在难吃估计连这都要包揽了吧。
晓星尘不知道薛洋在自己死了之后受了多少苦,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瘦削高挑的身影和一张苍白的小脸时就知道他过得不容易,而且左臂也没了,曾经连个小指都缺不得的他心里更是难熬吧?
晓星尘终究还是打开了门,撑了把伞往抱山散人的房间走去,想和薛洋好好谈谈。结果发现薛洋并不在。
“师父,您可知道他去哪了?”晓星尘想不出他大下雨天能去哪。
抱山散人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刚才我说了他几句,他就走了也没说去哪。”晓星尘问询无果便告辞离去,在院落里上上下下的搜寻了一番却不见人影。晓星尘这才有些慌了:薛洋当真是一点踪迹都没留下,一声不吭的走了实在是让人担心。
心绪不宁的晓星尘回道卧房,看见看了降灾,心中一喜,赶紧抄起降灾,他知道这剑也有了些灵气,定能感应主人,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使这剑了。他试着抽出降灾,结果一抽便成功,他赶紧问道:“降灾,你可愿带我去找薛洋?”
降灾立马会意,剑身微微一颤,便指向了一个方向,晓星尘即刻便越窗而出,也顾不得打伞,顺着降灾的指引一路飞奔。刚刚才复活的身体还有些不适应,晓星尘好几次飞身跃起都身形不稳差点摔倒,但是还是一刻都不敢耽搁生怕一放松那人就走远了。
终于,随着剑身越来越烫,他离薛洋越来越近了,可是眼前的情形却让他浑身一颤。
薛洋垂着头,直挺挺的跪在一个小小的坟前,仅剩右手鲜血淋漓,墓前还有一块小小的木质墓碑,上面用血歪歪扭扭的写了四个字:阿菁之墓。
晓星尘走上前去,不知道薛洋在这里跪了多久了,浑身都湿透了,黑衣紧紧贴在薛洋的身上更显得他格外的单薄。
薛洋缓缓的抬起头来,转向晓星尘,脸上的雨水积的太多顺着发梢往下滴,他几乎不能看清东西了,只能感觉那是晓星尘还提着剑,便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了:“道长,你是来杀我的吗?”
“不,”晓星尘找他时打了一肚子草稿,很想骂他一顿改改他这任性的脾气,可是一见到他这副模样却连一句刻薄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是降灾,我是来寻你的。”
薛洋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起什么的困惑到:“道长怎么也不打个伞?”
晓星尘苦笑了一声:“还不是因为你。走吧,今天不是时候,改天再来陪阿菁。”
薛洋点点头,双腿发力正要站起来,结果一个不稳便摔倒在地上,突然的晓星尘都来不及反应。晓星尘赶紧将剑插在地上,俯下身去查看薛洋的状态,结果发现他面无血色嘴唇发紫,双眼禁闭额头发糖,右手的指甲也几乎都脱落了,僵硬的弯曲着显得极其狰狞。
晓星尘见过狠厉的薛洋调皮的薛洋,可是这样脆弱的薛洋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不敢耽搁,立马抱起薛洋提上剑往庭院跑去。
他已经和薛洋错过的够久了,他不想再一次失去他了。
————
“方黎,熬完了这碗药再熬一碗姜汤。”抱山散人不得不承认 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小师弟用起来最应心得手。
“师姐,这小子也太胡来了吧。”方黎已经脱了外袍挽着衣袖蹲在炉子前扇扇子,丝毫不顾及形象,“他连内丹都没有了还这么折腾,他以为自己这个身体还像以前那么好吗?”
抱山散人却微微一笑:“倒是个一点就透的小子。”方黎微微愕然,随即明白下来:“师姐你……出的主意?”
“不错。”抱山散人当时和薛洋聊了几句,告诉他晓星尘的弱点就是心软。只他真心悔过,晓星尘是肯定不会恨他的。没想到这小子对自己也真够狠的,徒手挖墓不说,还在雨中跪了大半天,绕是个铁石心肠的也会被捂热了,更何况是她那菩萨心肠的徒弟呢?
方黎好奇的问到:“师姐,你怎么能放心把爱徒交给那个疯小子呢?你没看他施法的时候,简直不要命,活脱脱的就是一恶鬼。”
抱山散人叹了口气:“尘儿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心太软了。以前他和子琛在一起的时候,先不说尘儿只拿他当朋友,就算是在一起,他俩那宁折不弯的性子更是容易招人算计。虽然尘儿不说,但我能看得出他也是喜欢薛洋的。若是有薛洋这样狠辣凌厉又有占有欲的人护着他,反而能和他互补护他周全。”
方黎一琢磨也是,也不再多问,只是心里希望两人尽快的发现彼此心意才好啊。
————
薛洋睡得并不安稳。
他梦见了很多过去的事情:他第一次杀人;他被人踩碎小指;躲过追杀却浑身是伤差点死掉;他被晓星尘见到;他们以前夜猎……直到他梦见晓星尘挥剑自刎。
“不要!”薛洋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浑身都冷汗把衣服都打湿了,黏在身上格外难受 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他要找到晓星尘!
“晓星尘!晓星尘!你在哪!”薛洋跳下床连就要往外面跑,正好撞上打了水回来要给他降温的晓星尘。薛洋顾不得了,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狠狠的抱了上去。
可是他发现自己只有一只手了,晓星尘的背好宽,他怎么都抱不紧。
晓星尘被吓的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伸手缓缓的抱住薛洋,才发现薛洋原来已经瘦的几乎快脱了形,那腰身竟然自己只要一只手就能搂过来。
“晓星尘,你抱的紧一点好不好。”
晓星尘收收胳膊。
“还不够,再紧点。”
晓星尘又收了收胳膊。
“再紧一点,再抱紧些。”
晓星尘感觉几乎要把薛洋揉进自己身体里了,他的头就靠在自己的肩上,那只受伤的胳膊也紧紧的贴在他的背上,仿佛要箍进他的身体里那般搂着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救命的浮木一样。
忽然他感觉肩头传来一片湿热,随后耳边传来的是薛洋近乎嘶吼般的哭喊:
“晓星尘,我错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从一见你就喜欢你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