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已完结he番外篇①)

【番外篇①】
“哟,”薛洋看着对桌独坐的魏无羡,奚落道“这不是我们冷酷仙君的俏老祖魏无羡吗?”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夔州恶霸薛洋啊,”魏无羡也不甘示弱,“怎么,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着把茶杯重重的落下。
晓星尘赶忙拉了拉薛洋的袖子:“你左臂才刚接好,不要胡闹。”薛洋不以为意,拍拍他的肩膀道:“道长你别管,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说把降灾提了出来道:“今天不打你一顿,难泄我断臂之愤。”
魏无羡这时注意到薛洋身旁的白衣道人。早就听说过“清风明月晓星尘”的名号,现在一看果然是一个仙风道骨眉眼温柔的妙人,再看两人腰间一对的玉佩立马就明白了:“别看你人品不咋样,命倒是挺好,得了个好道侣。”
不得不说,两人一黑一白一正一邪倒也十分般配。
可以说和他与蓝湛不相上下了。
道侣二字说的晓星尘有些害羞,但是薛洋却是极为受用,神色颇为得意:“别以为你说句好听的就能免了打。今天蓝忘机不在,看你还能倚仗谁?”说罢就抽出降灾一剑刺了过来。
魏无羡看他虽然攻势凌厉,但不似杀意,索性抽出了随便跟他玩玩:“要打出去打,这里碍手碍脚的。”
薛洋冷笑:“正有此意。”两人立即从窗户上飞身一跃到了酒店前的空地上斗剑。
同样是两个身着黑衣的少年,一个白皙秀气稚却神情狠辣,另一个风流潇洒却也步步紧逼,两人身量差不多功夫也不相上下,几十招下来谁也都没讨到便宜但也没受伤,反倒是让周围的人群大饱眼福啧啧称奇。
这时刚买回天子笑的蓝忘机看见打斗的二人立马黑了脸——魏无羡不仅故意把剑刷的行云流水花里胡哨,还眼波流转眉目传情,快要把周围的姑娘都迷的以身相许了。
蓝忘机正准备拉回魏无羡的时候晓星尘也立马赶到,一剑拨开交锋的二人,拉住薛洋不让他再进攻。魏无羡刚想挑衅时也被人捉住了手,回头一看是提了两坛天子笑的蓝忘机。
“见笑了。”蓝湛和晓星尘同时脱口而出。
二人似乎都觉得有些尴尬,便又同时补了一句:“待我回去严加管教。”
这句话薛洋听的不痛不痒,无非是被道长骂几句罚一颗糖而已,看见吓得脸一白的魏无羡立马嘲笑道:“哈哈,回去等着你的含光君好好收拾你你吧。”魏无羡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他忘了蓝湛最不喜欢他出风头了,刚才那顿招蜂引蝶的舞剑估计又打翻了他心里的小醋坛,估计今天晚上叫多少“蓝二哥哥”也是不顶用了。
这时晓星尘也出了声:“薛洋我也是待你太好了,你自己去夜猎吧,我去子琛的观里住半个月。”
薛洋这下头疼了——你说好巧不巧,他当日救的那个小乞丐竟然是宋子琛的转世!而且还真听他的话找了个小道观当了道士,还好巧不巧的是他们夜猎的时候,无意间走到了宋子琛修行的道观。佩剑和主人是有共鸣的,宋子琛见了拂雪和晓星尘立马找回了被封的记忆。这下可好,晓星尘三天两头的就要去见宋子琛,他拦不住也杀不了宋子琛,心里憋屈的很。
夹着尾巴的两人都回到了饭桌前乖乖的吃饭。
魏无羡喝了口天子笑抹了抹嘴,看着比他还老实的薛洋又忍不住去招惹:“薛洋,你和道长平时谁占上风呀?”话说的委婉,但是意思极其露骨。看薛洋那个怂样,估计和他处境差不多。
薛洋顿时自豪起来:“道长怜惜我,自然是让我在上。魏无羡,看样子,你不会是在下吧?”
魏无羡冷不防被茶水呛了一口——看着跟半大小子一样的薛洋竟然这么猛!
薛洋有些惊讶的看着魏无羡:“不是吧?我的天!你堂堂一代魔道祖师,竟然被压?”
魏无羡脸上有点挂不住,虽然总有一个要在下面的,但是被说出来还是有损男人的尊严。而一直缄口不言神色冷淡的蓝忘机却动了动眉毛,流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表情。
别人不知道,但是魏无羡清楚,这个表情是表示对方的话他很是受用。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含光君竟然喜欢这种拍马屁的方式?
魏无羡这回算是彻底老实了,不再去挑拨薛洋。看着晓星尘神色温柔的给薛洋夹菜,魏无羡也戳戳蓝忘机:“二哥哥,你也给我夹菜好不好?”蓝忘机点点头,夹了一块鱼肉细心的摘好了刺又点蘸了汤汁才送进魏无羡的嘴里。
薛洋看见了心里暗暗道了一声恶心,但也要和魏无羡分个高下:“道长,洋洋也想要道长喂。”晓星尘对如此孩子气的薛洋也是除了宠什么都不会,拿起勺子吹了吹才将鸡汤送到薛洋的嘴边。
于是薛洋和魏无羡又在相互鄙夷中斗了一轮,结果还是不分高下,不过终究再蓝忘机和晓星尘的共同压制下没有再进行第三回合。
两桌结账的时候,掌柜都免了单。今天因为看仙人打架而来吃饭的人特别多,生意赛过平时两倍的好,自然也是心存感激。
不过掌柜还有一事心存疑惑——明明武艺高强的两位少侠,为什么连筷子都拿不动呢?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