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已完结he)番外篇②

【番外篇②】
“魏无羡,”薛洋看着和他们同乘一条小船的忘羡夫妇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彼此彼此。”魏无羡身了个揉着酸痛往蓝忘机身上靠了靠。
晓星尘看薛洋又要挑事赶忙打圆场:“听闻这次的药物很是凶险,有劳含光君和魏公子相助了。”
魏无羡也知道见好就收:“道长客气了,顺路结伴的事。我们只是随意云游到了此地,听说有怪物才想来看看,听道长所言,您是特意而来?”
晓星尘点点头:“实不相瞒,薛洋为了救我化了内丹,我们听说这片山上有一位名叫归元的真人,有独家心法可以让人快速结丹便来看看。”
薛洋神色有些不自在,别过头去微微嗔怪道:“道长你同外人讲这些做什么?。”魏无羡一笑:“你用的鬼道可都是我创的,你既然称我一声夷陵老祖便算是我的门徒,既然是师徒又何来的外人呢?对吧,徒儿他师娘。”说完还用胳膊肘顶了顶“他师娘”蓝忘机。
“嗯。”
晓星尘忽然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位含光君了——如此雅正之人竟然好像对“徒儿他师娘”这个称呼颇为满意。
薛洋黑着脸咬着牙,降灾也抽出了一寸,雪白的剑刃对着魏无羡道:“你说谁是你的徒儿?”
魏无羡一脸无辜道:“除了你还有谁?我的好徒儿~”伶牙俐齿和天不怕地不怕可是魏无羡气人的好本事。
“算了算了,”晓星尘把降灾夺过来,将薛洋搂进怀里,“魏公子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魏公子真心愿意收你为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反正都是鬼道,与其让薛洋拿着刻了咒文的钉子到处抓听话的凶尸,倒不如让他和魏无羡学学如何吹个笛子就把事给办了。薛洋倒是一反常态没有说什么,只是窝在晓星尘怀里不出来。
魏无羡到真是想收薛洋这个徒弟了。
以前他不喜欢薛洋的,觉得他过于乖张浑身戾气,性格又有些阴暗,就是因为老有这种人修鬼道才让人们对鬼修有误解。不过现在的薛洋有了所爱之人,渐渐的也明白人情冷暖,就算他一时糊涂,也有人能帮他走出困境,倒是值得他一教。
四人下了船,在山上找寻一番并没有人家,就找了一个还算能遮蔽风雨的山洞栖身。蓝忘机和晓星尘在山洞里忙活着生火和铺草,薛洋和魏无羡便出来寻寻有什么野味可以入菜。
两人一言不发的走着,忽然魏无羡开口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如果没有内丹,薛洋就是个普通人,他虽然自保不成问题,但比起晓星尘的寿命,他显得格外脆弱易逝。
薛洋难得的露出了倦容,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这次能找到那个什么归元真人,我就想办法让他教我快速结丹之术。”
“那要是找不到呢?”魏无羡步步紧逼。
薛洋苦笑道:“那我就陪着晓星尘再生活个十几年,等我又老又丑又没本事那天我就离开他,离得远远的。宋岚虽然讨人厌点,但总归不是坏人。”
魏无羡听完后神色黯然——他又何尝不知道没有内丹的滋味?当年若不是没有了内丹,他也不会拼了命的在乱葬岗学鬼道吧。忽然他听到身后又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立即用剑指着灌木丛道:“谁在那里!”
草丛后的人微微一动,露出白色的衣摆,正是一脸严肃的晓星尘,手里还提着降灾。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晓星尘先开口了:“薛洋,你忘了佩剑。”说完,便把剑留下转身就要走。
“道长且慢。”魏无羡拦住晓星尘,“你们最好先聊聊,我会去帮蓝湛。”说完也不给晓星尘推脱的余地,踏枝而去。
薛洋走到晓星尘面前,轻轻的拂去他肩头上的一片树叶,用格外低沉温柔的声音说道:“你刚才都听见了吧。”
晓星尘点点头。
薛洋又说道:“原本不想让你这么早就知道的。不过早晚都是要说的,这样也好。以后你要去找宋岚就去吧,我也不拦你了。你记得回来就好。”说完就转身提了降灾,继续去寻找猎物。
“薛洋!”
带着怒气的咆哮着实吓了薛洋一跳,他刚要回头看看的时候被晓星尘一把推在身后的树上,撞的他晕了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时,晓星尘狠狠的吻了上来。
不给他任何犹豫的机会,直接打开他的牙关,吸吮着掠夺着撕扯着舔咬着,充满侵略性意味的吻因夹杂着怒气而显得格外火热。
薛洋被晓星尘突如其来的吻撩拨的失神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晓星尘。仿佛要把他吞噬般的吻和紧紧扣住他的手让薛洋身上的血液都沸腾了,征服欲从顿时心中升起,他一个反手便和晓星尘交换了位置,舌头也开始用力的回应起来,渐渐夺回了主动权。
终于要到极限的时候,两人慢慢松开双方都有些红肿的蠢,这一个激烈绵长的吻才算完。薛洋从缺氧中苏醒过来,对上的是晓星尘带着雾气的一双眼睛。
“怎么了道长?”薛洋看着泫然欲泣的晓星尘有些束手无策。
“薛洋,你觉得我会抛弃你,嗯?”晓星尘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还是你想把我推给别人?”
不等薛洋回应时晓星尘袍把薛洋推到在地上,然后跨坐在他身上扯开自己的道袍,指着胸口残存的爱痕歇斯底里的说:“这个灵魂,这具身体,没有一处不是你的,你轻易的说不要就不要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说完,两行泪便顺晓星尘的脸庞滑落,滴在薛洋的脸上。薛洋被这泪烫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来不知道晓星尘如此的在意他。
他甚至以为一直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晓星尘生来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的,他薛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何德何能可以得到那颗玲珑心的额外垂怜?只不过是幸运了些难缠了些,能够留在他身边罢了,如今想来是自己错了。原来晓星尘对他的爱不比他少一分一毫。甚至更加深沉隐忍。
他伸手给晓星尘擦了擦眼泪,声音也有些哽咽:“可是道长,我无法陪你一生啊。”
晓星尘俯下身去,贴在薛洋的耳边恨恨的说道:“那我就陪你一生。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
薛洋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
是比天长地久海誓山盟更荡气回肠的情话。
他的手揽住了晓星尘的腰,唇也贴近了晓星尘的耳边,缓慢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仿佛咒语般,一个字一个字的落在晓星尘的心上:
“从此,这条命便是你的了。”
(此处略去一锅肉)
想看扣号内容的人请移步评论区。
是鄙人平生第一次正经写肉,希望大家给我提一些指导意见,谢谢大家啦!
珍爱生命,尬车慎点,评论里发链接。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