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薛晓】救赎者(已完结he)番外篇最终回

【番外篇③】
薛晓二人带着野果和野兔回到山洞时已经是黄昏了,忘羡二人虽然好整以暇的坐着,可是魏无羡的衣领微敞着,蓝忘机的冰块脸也染了几分春色,薛洋便知道自己和晓星尘回来早了。
薛洋立马搂了晓星尘的腰往山洞外走,这下魏无羡反倒是不太好意思了:“你们去哪儿呀,天都这么晚了。”
晓星尘绕是再木讷也能看出二人的端倪:“我和薛洋趁着天还未黑透再去转转,找找进山的路。”
魏无羡好不容易能逮到机会给屁股放假,自然是不愿意这么轻易的放弃的,又是一阵言辞恳切的挽留,薛晓二人才看着脸色并未有什么变化的蓝忘机留了下来。
不过瞧着含光君的脸似乎黑了一些。
是因为天色渐晚的缘故吧。
入夜后,晓星尘因为累了睡的极快,不一会儿薛洋也跟着沉入梦乡,蓝忘机确定二人睡着无疑后终于抓住魏无羡的腰带一把将人扯进怀来。
“蓝湛你干嘛!”已经快睡着的魏无羡不满的嘟囔着。
“天天。”
“别闹!旁边还有别人呢。”
“不管。”
说起这个蓝忘机就生气,白天薛晓二人不在的时候魏无羡怕他们忽然回来不肯做,他忍了;二人回来后薛洋难得的有眼力见儿要腾地方,魏无羡还不做,他忍了;可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蓝忘机实在忍不了了——野外的环境总让他想起二人第一次结合时候的场景,若是不能拉着魏无羡狠狠的重温一遍,他是心有不甘,毕竟他是舍不得让魏无羡住在这种荒郊野外的。
魏无羡怎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拉起一直在自己臀上摸索的手放在腰间,转过身去勾住蓝忘机的脖子,亲了他一口。
“蓝二哥哥,”魏无羡想起了初尝禁果那日说的话,含着蓝忘机的耳朵轻轻的说道:“我这是第一次,你可得对我好点。”
——(此处并无车)——
次日晌午,四人正准备去寻那归元真人时,这真人到自己来拜访了。
“在下归元,不知几位公子有何贵干?”
来者是个外貌看起来二十多岁左右的男子,神态悠然,言语稳重,黑发用白玉簪绾住,白色的道袍外罩绣着石青色竹叶的纱衣,手执一柄玉骨折扇,眉眼俊逸潇洒,只是脸色稍显苍白,目光也隐隐带了一丝沉郁。
晓星尘见对方彬彬有礼并无恶意,也便自报家门:“我们一行是应村民们所求上山来除妖的道士,幸会幸会。”
“此事说来惭愧,”归元真人神色一暗,“此事本该我出面。可在下今日因心法反噬只剩了三层功力,不得不躲起来调息。”
魏无羡问道:“那那真人如何得知我们在此处落脚呢?”
归元真人道:“在下安身立命的本钱,就是卜卦之术。山里又有我布下的结界和眼线,找人自是不难。原本昨日就该来拜访,后来觉得不方便作罢了。”
四人一听皆是面色一红。
晓星尘赶紧岔开话题:“那您可知此妖现在何方?”
归元真人点点头:“我一直监视着,他在山中筑了巢,你们随我来。”
四人便跟在归元真人身后穿梭在树林里。不知走了多久,天光渐渐暗了下来,魏无羡一抬头发现已经进入山林深处了。他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阴气越来越重。
忽然归元真人站住了。
“真人,怎么不走了?”
走在最前面的归元真人回过头微微一笑:“因为已经到了呀。”
蓝忘机低头一看,几人脚下的地面变成了一片沼泽,便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根捆仙锁绕到一侧的树干上,确定抓紧了后揽住魏无羡的腰便飞身跃到了树上。
晓星尘和薛洋也很快的脱身,站在树干上静静看着在沼泽里的归元真人。归元真人此时匍匐在地上头发散乱,身体不断膨胀,眼珠已经变成了极浅的琥珀色,眼睛也变得的愈发狭长,脸上渐渐泛起青色并且生出苔绿色的鳞片,正是村民们所说的蜥蜴人。
“原来是个冒牌货。”薛洋一手抽出降灾,左手也握了刺颅钉。
蜥蜴人吐了吐信子,扫了一眼四人,对准薛洋就扑了过去——因为他是四人中唯一没有内丹的人,所以先挑他下手。
但凡是攻击薛洋的人,晓星尘是绝对不会手软的,霜华闪着寒光从剑鞘中飞出去,直直的刺向蜥蜴人的后心。
魏无羡已经吹奏起了陈情,沼泽地下的死尸收到了笛音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死亡的尸体腐败并不严重,可以从衣着上看出正式被抓走的村民。
蜥蜴人和十多具死尸缠斗使他在与霜华的争斗中落了下风,身上渐渐多了几道口子,脸上的鳞片也被刮掉了一些。蜥蜴人见苗头不对想要逃走,这时一直没动手的蓝忘机挥挥衣袖撒下一张捕仙网,整整当当的把蜥蜴人罩住,且越收越紧。那网的材料是云深不知处特殊材料所致,极难挣脱,蜥蜴人指甲都掀翻了几个,那网却还是纹丝不动,越收越紧直到蜥蜴人动弹不得。
薛洋看准了时机,一挥手便埋了一枚钉子在蜥蜴人的脑后,蜥蜴人顿时昏了过去,魏无羡也停下了进攻的几具尸体。蜥蜴人的妖术已经解除,沼泽又恢复成了普通的地面,四人分分从树上跳下来,晓星尘点了点周围的尸体,一共是十二具,和失踪的村民数量对的上。
就在晓星尘刚要燃起符咒驱散怨气送魂往生时,魏无羡突然开口道:“道长且慢。”
“怎么了魏公子?”
魏无羡指着底下说道:“这地下还有一具尸体。刚才我用陈情召唤尸体的时候,这一具尸体被极为阴邪的阵法钉在底下无法上来。”
薛洋知道魏无羡要做什么:“要不要我搭把手?”魏无羡点点头,用剑在地上刺出了一个阵法,薛洋将剩下的刺颅钉埋进阵眼里,这种以暴制暴的解法立即激起了一阵红光,土地渐渐裂开一道口子,一只个人影破土而出。
虽然面色铁青双眼紧闭,浑身还沾满了泥土,但不难认出这就是刚刚蜥蜴人化成的归元真人。
“魏公子,此人可还有救?”晓星尘问到。
魏无羡摇摇头:“死透了。而且怨气极深。”
看见晓星尘流露出些许失望的神色,魏无羡又道:“不过道长要是想问什么我和蓝湛可以助你。”蓝忘机会意,取出琴来奏响问灵。
“你是何人?”
“归元真人。”
“因何而死?”
“走火入魔,被蜥蜴人所杀。”
“可知快速结丹之法?”
“需的得他人相助。”
“如何相助?”
“需得他人半颗内丹,然后二人同行双修之法即可。”
晓星尘听了此话脸色一红,半颗内丹他到无所谓,只是这双休修之法有些羞人。
后来在问灵中得知,原来这蜥蜴人有蛟龙的血脉,归元真人前些年花了一番力气才捉住这蜥蜴人。几个月前他在修炼心法时不慎走火入魔,蜥蜴人趁机打破了年久的封印,杀了归元真人,挖了他的内丹占了他的居所,还利用他布在山中的阵法四处作恶,直到他们前来才再次他。
一行人超度了归元真人收了蜥蜴人之后便去了河边,发了一枚信号弹后河对面便派了小船来接他们。回去和村民说了山上的情况后,遇害村民的家属们都哭的稀里哗啦,晓星尘心肠柔软自是一一安慰,连带着几个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小姑娘也凑过来,假装伤心实则要扑进仙人般的道长怀里哭一番。
薛洋是谁,能放着这群小妮子去招惹晓星尘?不等她们得逞时,薛洋立即亮出降灾横在一众人面前,没好气的说道:“说话就说话,男女授受不亲。”谁要敢往上贴就连你的皮都揭下来。后面那句很有个人特色的话薛洋忍住了没说出来。
虽然他是很想直接说后面那句的。
魏无羡后来给了薛洋一本手记和一个粗糙的竹笛让他慢慢学,自己跟着蓝湛回云深不知处了,因为景仪和思追要出去历练,他们有些不放心还是决定回去看看。
薛洋得了晓星尘的半颗内丹后更加努力的修炼,不仅在晓星尘的指导下剑术突飞猛进,还在魏无羡鬼道的原有基础上发明了两个更变态的阵法,蜥蜴人也被他练的乖乖听话,每次夜猎都是打头阵的好手,渐渐的名气也大了起来。
不过薛洋才不在乎名气大不大,他只在乎自己有没有能力,可以护晓星尘一世周全。
--全文完--
终于完结也写完啦哈哈!
虽然速战速决,但是还是写的蛮痛苦的一片文。
没错我就是希望薛晓夫妇绑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离。
感谢大家的小心心和推荐,这次因为不想写长线所以的剧情比较幼稚,原创情节和人物也都很单薄,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我,我以后会继续提升的。
永远爱你们呦❤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