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②

❤②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上菜的侍者虽然已经习惯不苟言笑的聂总款款深情的看着自家媳妇的表情,但是这次金先生出现在聂总怀里的画面还是蛮让他震撼的。

眼神恰好和刚睡醒的金先生对上,侍者被那双水光朦胧的杏眼看得一愣,然后不自觉的向上一瞥就看见聂总阴沉的脸,赶紧说了“打扰了。”就放下开好的红酒落荒而逃。

他觉得自己刚刚在死神的镰刀下走了一遭。

金光瑶挣扎着坐起来,睡得有些迷糊,不知在什么地方只感觉睡得还蛮舒服的,抬眼一看竟然是温情家的服务生。

“明玦。”

“嗯?”聂明玦亲了一口金光瑶,媳妇刚睡醒真可爱。

“我说了多少次了,”金光瑶叹了口气,“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注意点。再说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我?下次不许再抱了。”

“好。”聂明玦搪塞着,手上还是抱的紧紧的,没有半点儿要松开的意思。

金光瑶只好自己解开聂明玦的手臂坐到对面去,觉得睡得有些热,便向后拨了拨头发脱了风衣,挽起白衬衫的衣袖,领口的口子也松开一颗,露出躺在锁骨上的一条极细铂金项链,那是去年聂明玦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注意到聂明玦烧起来的眼神,金光瑶早就习以为常。若是二十岁的自己看到这样露骨的眼神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三十岁了,聂明玦学生的打扮反倒是将欲望表现的赤裸而又青涩,让金光瑶忍不住想挑逗一番。

“聂同学,”金光瑶侧着头靠在椅子上,故意拉了拉领口露出更多胸膛,“老师的项链好看吗?”说罢食指还在项链上勾了勾,顺带连锁骨也轻轻描了一下。

聂明玦下腹一紧,心里暗暗骂了声妖精。

可还是笑眯眯的回到:“好看。阿瑶好看,阿瑶的东西也好看。”

这种话从俩人第一次确定关系起就不知听过多少遍了,但金光瑶每次听了还是会心里一甜,恭维他的人从来都不少,唯独聂明玦的赞美让他真心觉得欢快。

感觉自己就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俩人正美滋滋的傻乐时,温情推着餐车来送菜了。

“我说聂总,您下个馆子自带酒水就算了,食材自带也还算OK,可是你自带厨师就过分了吧?”温情抱怨的将牛排给二位爷端上来,把红酒也给倒好了继续说道:“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我们餐厅很没面子!”

今天晚上聂明玦听金光瑶要做饭,立马备好了牛排又去酒窖里选了瓶红酒,却没想到金光瑶却临时给人代课,聂明玦索性就直接让自家厨师带着东西来温情的店里做了,因为这里的窗子靠海,离金光瑶的学校也更近些。

金光瑶先是装模作样的白了聂明玦一眼,然后再一脸讨好的给温情赔罪:“内子失礼,还请温老板多多担待。”

温情一听立马乐出来,一摆手道:“我可担待不起。不过今天聂总穿的挺帅呀,看的我们家接待的小姑娘春心荡漾的。”

金光瑶抿嘴一笑:“瞧您这话说的,合着我们聂总平时不帅似的。”聂明玦被这句马屁拍的舒服,也装模作样的摆起谱来:“还是阿瑶懂我。”温情看着菜也上齐了酒也添好了,就寒暄了几句告辞了。两人也都饿了,开始动刀叉。聂明玦还是飞快地切完自己盘子里的肉,然后在金光瑶无奈的笑容下将两人盘子对换。

“明玦,我都被你养懒了。”

“我没觉得呀。”

“我看你的目标是让我离了你生活不能自理。”

“嗯,还是阿瑶懂我。”

金光瑶笑了笑不再理他,看着窗外的海,抿了一口红酒,细嚼慢咽的吃起肉来。

————

“阿瑶,醒醒,咱们到家了。”聂明玦捏了捏金光瑶白里透粉的脸说道。

“到家了?为什么到家了就不让睡觉?”喝点酒的金光瑶不似平时那般讲理,反倒有些胡搅蛮缠。

聂明玦被逗乐了,一个横抱将他抱进浴室:“乖阿瑶,洗个澡澡再睡更香。”

金光瑶不知听没听懂,只是闭上眼睛又往聂明玦的怀里窝了窝。聂明玦伸手给他脱掉衣服,让他坐在浴缸里,然后再拿着莲蓬给他细细清洗。

“聂明玦,”金光瑶皱了皱眉,但是没睁眼,“你怎么拿水淋我?”说完了还耸耸鼻子,小嘴一撅,看上去格外不满。谁能想到,平时像鹤一般矜贵的人,醉了酒却像魇足的猫儿般,又娇又懒。而且还喜欢对他直呼其名,再刚直的名字从他的唇舌里飘出来都显得如情话般柔软动听。

聂明玦被他这模样逗的心尖一颤,爱怜的吻了吻爱人蹙起的眉,觉得洗的也差不多了就给金光瑶擦干净包好了塞进松软的被褥里。

等聂明玦再快速的解决完个人卫生时,金光瑶正半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聂明玦看到他这个表情就知道,这是要开始例行说傻话的前兆了。

“聂明玦你快点过来。”金光瑶拍拍自己旁边的枕头道。

“是。”聂明玦乖乖的躺在他旁边,然后伸手把香喷喷软乎乎的金光瑶搂进怀里。

“聂明玦你知道吗?我做过一个梦。”

“什么梦?”虽然听过不下十遍了,但是聂明玦每次都很配合。

“我梦见我们前世就认识了。不仅是咱们俩,还有曦臣他们,我们都认识。”

“嗯。还有呢?”

“我还梦见你对我特别好,我对你特别坏,我还把你害死了。”

“小傻瓜,”聂明玦看见金光瑶脸上痛苦的神色心里一疼,伸手摸着他的头发温声道,“梦都是假的。”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害怕。你知道我们最后什么结局吗?”

“什么结局?”

“你掐死了我,我们被装进了一个棺材里。相互钳制,永世不得超生。”

聂明玦捧起金光瑶的脸,为他细细的舔舐掉脸上的泪珠。

“阿瑶,别怕,只要能与你死同穴,永世不得超生又能怎样?”聂明玦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安抚着金光瑶。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相爱也好,相杀也罢。只要能与金光瑶在一起,又有什么分别呢?

评论(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