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⑤

❤⑤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薇薇,这个玩笑不好笑,不要再开了。”金光瑶虽然挂着得体的笑容,口气确是明明白白的拒绝。

“老师,我是认真的,”马薇薇直接牵起金光瑶的手,深情的望着金光瑶:“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您了!我真的很想嫁给您!”

金光瑶不着痕迹的抽回了手,嘴角依旧向上弯着说道:“谢谢你的喜欢。可是我已经心有所属,并且两情相悦,微微你还是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马薇薇一愣:“老师您有喜欢的人了?”

金光瑶大大方方的做到聂明玦身边,搂着他的肩膀介绍到:“给你介绍一下,我先生聂明玦。”

马薇薇看见聂明玦握住了金光瑶的手,一脸宠溺,她却觉得是在演戏,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么优秀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是个同性恋!

不!一定是在搪塞她!

马薇薇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金老师,您拒绝我也要有个像样的借口吧?这样的未免太敷衍我了。”

聂明玦刚要开口驳她,结果被金光瑶拦住了,金光瑶耐心的解释道:“不是我搪塞你,他真的是我先生。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感情也很好。你是个好孩子,会理解的,对吗?”

马薇薇已经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泪:“您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您知道吗?我是听说您最经常来这家商场我才在这里开店的,只为了偶遇您!现在您却用这样一个蹩脚的理由拒绝我,我真的对您太失望了!”说完就哭着跑到后厨去。

金光瑶也不再多安慰解释,直接留下一些钱便走了。

距离6点钟还有半个小时,他要带聂明玦去商场顶层的露天音乐喷泉。

今天选的曲子是梦中的婚礼。

两人到了顶层的时候,金光瑶忽然说道:“明玦,等我一下,我去买个甜筒。”

“别!”聂明玦一下子拉住了金光瑶的手,眼神里是明晃晃的惧意——他不想再一转身就失去这个人了。

金光瑶知道他的心结,看着他的眼神自己也是不忍,不过还是推开了他的手,抱了抱他,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语气坚定的说道:“等我回来。”然后转身离去。

聂明玦没有追上来。这一次,他还是选择相信。

————
5:39分。
聂明玦看了看手表,手机里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东西,他就一遍一遍的看着金光瑶的照片:睡着的,清醒的,开心的,认真的,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5:47分
聂明玦开始搜索附近的冰激凌店,并且试图从评论里看出最慢的需要等待多长时间。

5:55分
聂明玦在想,他会不会去安慰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学生了?他拿起手机用前置摄像头拍了张照片,32岁,好像是不够鲜嫩了。

5:59分
“阿瑶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聂明玦终究还是发了条微信给金光瑶。音乐喷泉开始预热了,他想和金光瑶一起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想和他一起。

忽然广场上放起了音乐,是钢琴曲《梦中的婚礼》,水花伴着音乐与灯光缓缓升起,错落有致的摆动着颇为精致华丽。聂明玦忽然感觉自己应该有一枚戒指的,他觉得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特别适合有一个人单膝跪地,献上玫瑰与承诺。

“聂明玦。”

他一回头,看见的是捧着一对戒指的金光瑶,他的神情郑重而又坚定,仿佛油画里的朝圣者,正在把自己最珍贵最虔诚的心奉上。

而他则是那个幸运的神明。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听到金光瑶的声音,聂明玦顿时感觉自己眼眶有点湿润了——他怎么这么烂,这种事还要委屈阿瑶来做。他用力的点点头,接过戒指的动作因为颤抖而显得有些笨拙。他想都没想就分别套在了二人的无名指上,然后抱住金光瑶狠狠的吻了下去。

金光瑶在近乎窒息的吻里感受到了聂明玦难言的喜悦,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顿时感觉浑身的力量被抽走大脑也一片空白,眼角跟着划过了一行细细的泪。

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二个幸福的顶点了。
“阿瑶,我并没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我带你去看。”车里,聂明玦把眼罩给金光瑶带上,然后给他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金光瑶怀着喜悦静静的期待着,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他正要摘下眼罩时,聂明玦却抓住了他的手:“先别摘。一会儿我帮你摘。”

“可是我还要走路啊。这样我走不稳的。”

“我来帮你。”聂明玦一个横抱把金光瑶从车里捞出来,金光瑶惊呼一声顺势紧紧的勾住聂明玦的脖子,他听见聂明玦轻轻的笑了一声,知道他是故意的,便做生气的样子寻着他的下巴咬了一口。聂明玦低头在他的朱砂痣上亲了亲,然后抱着他走了几步,将他轻轻的放在地上,确定他站稳后摘了他的眼罩,该用自己的手捂住。

“阿瑶,我数三声你就睁开眼睛。”

“一”

“二”

“三”

金光瑶睁开眼睛一看,眼前是个极其清静雅致的中式庭院,曲折明灭的回廊还有错落有致的假山,池边垂着绿柳,水中游着锦鲤,都是他最爱的景致。

聂明玦引着满眼惊喜的金光瑶往屋内走,房中熏过香,现在的余味正是温暖清甜,让人舒服又惬意。两人走走转转,最后在卧室停住了——雕龙画凤的黄花梨大床挂着薄如蝉翼的纱帐,床头和床位都摆着博山香炉,床上的被褥也是上好的缎面,整齐的叠放着,金光瑶忽然觉得一阵恍惚。

他好像又回到梦里的那个冷血而又肮脏的地方。那个没有聂明玦的温柔让他无依无靠的地方。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在梦中的卧房就有这么一张床。还说这个床太大了,你自己睡觉得空荡荡的,老觉得不踏实。”聂明玦从背后抱着金光瑶温柔的说着,“以后我陪你睡,就不会觉得空了。”

金光瑶听的泪流满面。

他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感谢也好爱慕也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只想紧紧的抱住聂明玦,再也不与他分开。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