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⑦

❤⑦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苏涉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好像上节课发呆的时候在那个笔记本最后一页写了无数遍金光瑶的名字!
这要被老师看见绝对会被当做变态的!
苏涉发疯一般的折回去,这次连门都不敲直接喊了声“报告”推门而入,可是眼前的场面又一次让他呆若木鸡:
金光瑶的眼神涣散几乎要昏过去了,但还是咬牙握拳坚持着不去合上眼睛,身上的衬衣被扯的七零八落露出大片的胸膛和腰腹,几只肮脏的手在他的身上四处摸索游走,嘴里也都些不干净的话;旁边还有个满脸恨意的女孩子在拿着相机拍摄,看样子似乎格外的满意。
苏涉立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先上去狠狠的对着常建的脸捶了一拳——他竟然敢用自己肮脏的舌头去舔金光瑶!然后又将措手不及的两个人一起打翻在地,再伸手将马薇薇手里的相机砸到了地上。
金光瑶已经到了昏迷的边缘了,感觉有人来解围,一直靠意志坚持住的清醒顿时土崩瓦解,立刻睡了过去。苏涉看着自己平时当神一般仰慕者的人被糟蹋成这个样子,眼泪一滴接一滴的往下掉,马上脱了外套给金光瑶盖好,将他抱起来要送到里屋的床上去,没想到刚伸出手来背后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
“妈/的,”常建对着趴在金光瑶身上死死的将人护在怀里的苏涉啐了一口,“敢动老子!给我打!往死里打!”
“我他/妈到底要看看,你能不能护住这个贱/货!”
————
“聂明玦!你赶紧给老子滚去阿瑶办公室!阿瑶出事了!”聂明玦一接通电话就听见薛洋急躁的声音。
全世界能让薛洋这么着急的人除了晓星尘,就是金光瑶了。
聂明玦不敢耽搁,薛洋说有事那就一定是有事,他和薛洋说好兵分两路同时赶往金光瑶的学校,聂明玦开着车一路违章,好几次都差点和人装上。
明明平时不堵车也只要十五分钟的车程,聂明玦这次却觉得开了半个小时一样久。
到了学校他直接就把车停在楼门口,也不管保安说什么直接就往电梯里钻,薛洋也正好背着两个棒球棍跑过来,两人一起把撵过来的保安关在电梯门外,很是默契。
“阿瑶怎么了?”电梯打开聂明玦一边往金光瑶的办公室跑一边问。
“有几个小兔/崽子找死!”薛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两人一打开办公室门就看见两个学生模样是男生再围着一个人打,那个马薇薇时不时的用穿了高跟鞋的脚补两下,而昏迷是金光瑶则是被一个面带淤青神情猥琐的男生按在办公桌上胡乱啃咬,衣服已经被撕得粉碎。
聂明玦的眼睛马上就红了。
如同火山爆发一样,聂明玦他接过薛洋递来的棒球棍,低低的吼了一声,狠狠地把常建先打翻在地,然后一脚踩断他的胳膊,没等他求饶又是一脚直接把人踢昏过去。
薛洋也非常利索,轻车熟路的把剩下的两男一女统统打翻在地,不过他们就没那么好运了——薛洋只打断他们的骨头而不弄晕他们,痛的他们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让他们闭嘴。”哀嚎和惨叫吵的聂明玦心烦。把金光瑶用外套包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轻轻的吻着他脸上流出来的泪珠。
他真该死。
差一点他就要让阿瑶受委屈了。
“小子,吓到没?还能动吗?”薛洋一反手就把他们打昏,捡起被聂明玦拎起来的棒球棍递给苏涉。
苏涉对于那些人渣毫不怜惜,对于从天而降的两个人格外的感激,他撑着地着缓缓站起来:“我没事,就是些皮外伤。”薛洋摸出钱包来拿出一张卡递给苏涉:“今天还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拖住他们一会儿,估计现在聂明玦就要杀人了。我也没带别的东西,这个你先留着,什么时间花完了什么时间扔了就行。”
苏涉摇了摇头:“我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大家,但是也有些小钱,您不用给我钱的。”薛洋看他的穿着谈吐也不像是缺钱的,就点点头把卡换成名片,然后送苏涉到楼下,让他安心养病,并告诉他有事可以联系他。
等薛洋把聂明玦那个招人的跑车和自己的摩托都安顿好了以后回到了金光瑶的办公室,聂明玦也在确定金光瑶身体无碍的之后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在静静的等他睡醒。
“聂明玦,这几个畜生怎么办?”薛洋踩着常建的脸对聂明玦说道,“是直接弄死还是慢慢弄死?”
聂明玦头也不抬的说道:“先关起来,等阿瑶醒了听阿瑶的。”
薛洋点点头表示同意,忽然发现常建长得有些眼熟:“聂明玦你看看这个畜/生长得像谁?”
聂明玦不愿意看直接问道:“像谁?”
“常慈安。”
聂明玦眉毛动了动,随即声音带着压制不住的寒意说道:“查。如果真是常慈安的种,就给他个教训。”
薛洋的眼神更是嗜血:“放心,要真是常慈安的种,新仇旧恨我可要好好的和他算一笔呢。”
当年,常慈安差点就毁了他的一生。
现在他的儿子又差点毁了他的朋友。
这家人,是不是活的太安分了呢?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