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⑧

❤⑧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金光瑶醒来以后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守在他身边眉头紧锁双眼通红的聂明玦。
这样憔悴的聂明玦让他心疼,他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却被他一把握住,送到唇边落下一个虔诚的吻。金光瑶一时之间觉得眼眶有些湿润——能被这样一个人保护着真的太好了。
“明玦,别怕,我好好的呢。”聂明玦听见金光瑶的嗓子有些哑,立马给他递上来一杯水。金光瑶喝了一口觉得清醒了不少,理理头发道:“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有四个多小时了。现在是晚上八点。你饿不饿?想吃什么?”聂明玦找来梳子细细的给金光瑶梳头,然后熟练的扎成一个低马尾。
金光瑶微微一笑,眼底露出许久不见的狡黠:“好久没回家了,估计我那些叔父们都该埋怨了。”
聂明玦明白他的意思:“那几个小/畜/生我让薛洋先带回去了。要不要一起提过去?”
金光瑶摆了摆手:“先不用。叔父们岁数大了,有些事情得慢慢和他们说他们才能记住。”
看着金光瑶渐渐深沉的眼神,要说别人怎么样如何聂明玦猜不透,但常家的好日子一定是到头了。
————
几位帮会长老在金家祖宅的客厅里面面相觑:他们谁都不知道为何家主今日突然传召他们?而且还约在了金麟台?到底是什么事如此郑重?
而且还将薛洋那条恶狗放在客厅里监视他们,他们都没有办法开口交流,只要一张嘴就会被那狠辣的眼神瞪回去,只能坐着干着急。
这些长老们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后,金光瑶终于慢悠悠的从楼梯上下来了:一身藏蓝色丝绸的睡衣外面罩着松散黑绒睡袍,脚上并未着鞋袜,直接踏在柔软长绒地摊上,湿淋淋的长发披在脑后,愈发显得面色红润朱砂痣妖冶,整个人慵懒华贵的不可方物。
薛洋看着一脸痴态的常慈安心里冷哼一声——到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金光瑶却好似没看见他如狼似虎的眼神似的,直接在主位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一只腿笑眯眯的对众人说道:“阿瑶刚才泡澡的时候睡着了,让各位叔父久等了,在这里给各位叔父们赔不是了。”
一个长老速来看不惯金光瑶,今天这个下马威更让他发堵,立马出言道:“家主好悠闲啊。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属下也想回家泡澡了。”
金光瑶闻言只是笑着不答话,将手向后一伸薛洋便会意,将一把银色的精巧的掌心雷递给金光瑶。
在场的人都脸色一变——是那把“恨生”!
在他接管金家的之前,有人暗算他,他不仅用这把枪活了下来,还用这把枪打穿了那个主谋着的头。
金光瑶心情颇好的摆弄着枪的动作看的几个长老后背自己冒冷汗,上次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摆弄着枪,结果一抬手就打死一个人的。
金光瑶似乎很满意长老们的安静,不急不慢的说道:“今天叫叔父们来,不过是想念大家了。顺便感谢大家对阿瑶的照顾,阿瑶虽然品行不够端正,但知恩图报的道理总是懂得。”说完,金光瑶便起身对众人微微一笑,然后告诉薛洋送客,自己又慢悠悠的上楼去。
几人正想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薛洋一把拦住,毫不客气的“请”了出去。
薛洋看着还摸不着头脑的众人,心里无比的鄙夷:要知道,今天金光瑶是给他们提个醒,恨生都拿出来了怎有不杀人的道理?下一次这群人再聚在这客厅里的时候,当中就要有人血溅三尺了。
薛洋和金光瑶做这么多年朋友,其实挺佩服金光瑶的,对谁都能摆出一张笑脸,他试过一天,不光累而且恶心。如果说他薛洋是个有仇必报以牙还牙的疯子,那金光瑶就是一个会隐藏恨意慢慢折磨死你的艳鬼。
顶着好看的皮囊,干着杀人不见血的勾当。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