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⑨

❤⑨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马薇薇十分生气——她被软禁了!每天除了有人顺着门上的窗子送一次饭以外,根本没有人理她。作为马家的大小姐,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她那受过这等委屈?这个金光瑶居然敢关她!他一个普通老师能有这本事?估计是他那个凶神恶煞的姘头干的好事!等她出去了一定要把金光瑶丑恶的嘴脸暴露在众人面前,让大家都知道这个笑眯眯的小白脸其实是个卖屁股的婊/子!
正当马薇薇在脑海里构想着如何报复他的时候,金光瑶风度翩翩的走进来,十分自然的在椅子上坐下来,跟随他进来的两个恭敬的男子,在他一左一右俯首站好,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
马薇薇看见金光瑶神清气闲的样子,心里顿时燃起了一股怒火:“我就是知道是你!你这个恶心的死同性恋!快放了我!让我爸知道了一定让你好看!”
金光瑶却对着威胁半点没放在心上,四下打量了被她翻的一片狼藉的房间皱了皱眉,有些苦恼的说道:“看来马小姐不是很喜欢这个住处呢?”
“废话!”马薇薇骂道,“这个破地方连狗窝都不如!赶紧放我走!”
金光瑶顿时恍然大悟道:“好好好,那就如马小姐所说,你们俩把她送去和仙子住几天。”
“是。”黑衣人闻声打开银色的手提箱,马薇薇才看清里面都是针筒和药剂,而两人从里面选了一只,朝她走过来。
马薇薇顿时脸色惨白的跌坐在地上:“你要干什么!金光瑶我可告诉你,杀人是要犯法的!”
金光瑶被她的话惹的发笑:“哦?马小姐还懂法呢?嗯,受教了受教了。”黑衣人不和她客气,一人按住她另一人又狠又准的将针头刺进她的皮肤里,痛觉被恐惧放大了,她甚至能感觉到药剂的液体慎入血管时的丝丝凉意。
马薇薇备注射完之后不住的哆嗦,她发现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金光瑶站起来不再看她,黑衣人也收拾好了东西拖着她往外走。她就这样一路被拖到了院子的里,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狗笼,里面一个通体漆黑毛色鲜亮的狗正兴奋的隔着笼子和金光瑶打招呼。
金光瑶摸了摸它的头笑了:“阿凌去上学不能带你,近来你自己在家有没有乖乖听话呀?”
仙子很聪明,欢快的点点头,祈求得到更多的抚摸。金光瑶指着身后已经吓傻了的马薇薇说道:“马小姐是贵客,仙子要好好的招待人家,可不许像上次一样把人咬死了,溅一身血,难洗。”然后一挥手,便让黑衣人把马薇薇扔进狗笼里。仙子也是十分给面子,对于这个和它抢地方的不速之客上来就是一顿狂吠驱赶,马薇薇吓得尖叫不止,在低矮的狗笼里四处乱爬。
两个黑衣人看了她这个模样皆是不屑——家主念她是个女子所以对她格外开恩,谁想到她自己犯蠢,不仅没有悔过反而蛮横起来,这会好好和小少爷的仙子交流感情吧。
金光瑶看着几乎崩溃的马薇薇满意的点点头,也不管她怎样求饶,直接对两个黑衣人说道:“看来马小姐和仙子还是挺有缘的。让下面的人看着点,别让仙子玩太疯了。”又带上了两人往地下室走去。
“该去地下室看看三位小少爷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马小姐一样住的不习惯呢。”金光瑶嘴角向上一挑,目光确是冷冽嗜血,“不过有成美照顾他们,我放心的很。”
————
“金先生,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念在薇薇还小的份上,放过她这一回吧。”马天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旁边还有面色惨白的常慈安和另外两个孩子的家长。
金光瑶客气的说道:“既然您开口了,那我也不能驳您的面子。找人快去请马小姐。”
常慈安不知道为什么金光瑶如此好说话,也赶紧央求道:“家主,犬子做的那些事实在肮脏,我也想带他回家严加管教。”其他两个家长也连声附和,他们都已经半个月没见着人了。
金光瑶温柔的点点头:“大家别着急,孩子们都好好的呢,我这就让人把他们请上来。”
说完就给薛洋打了个电话:“成美?别睡了,带三位小少爷来客厅,人家父母来接他们了。”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家长们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孩子——衣着干净得体,身上也没什么伤痕,虽然看着金光瑶的眼神有些怯怯的,不过看倒不像是受了委屈。马天龙和那两家父母都大喜过望,一边夸金先生仁慈大度,一边留下了贵重的礼物,欢天喜地的待着孩子告辞了,只有常慈安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
金光瑶看着还没动静的常慈安,微微一笑:“常长老还有什么事吗?”常慈安盯着金光瑶的脸看了半天,愣是找不到半点倪端,便只好恭谦道:“多谢家主饶了小儿。属下告退。”
“没事。只是不会有下次了。”金光瑶说完便去了楼上,聂明玦正等他吃饭呢。
“那些小畜/生都还给他们父母了?”系着围裙的聂明玦从厨房里端了一盘红烧排骨出来,阿瑶最近忙着整顿这个人心各异的金家一直没什么胃口,都累瘦了。
金光瑶看着忙里忙外的聂明玦心里划过一股暖意,顿时敛了刚才的气场,愉快的坐在桌前拿起碗筷来:“嗯。都送回去了。”
“不过,好戏才刚刚开始。”
聂明玦把最后一道菜也放下,解开围裙扔到一边,在金光瑶脸上宠溺的亲了一下,沉声道:“确实,才刚刚开始。”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