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聂瑶】霸道总裁俏老师⑩

❤⑩
现代,高甜,ooc,he。
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和剧情什么的还请多多包涵。
————
马天龙觉得今年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大坎儿。
最近生意上被聂氏挤兑也就算了,蓝氏也跟着凑热闹,连带江氏也不怎么搭理他,真是焦头烂额。
更令他痛心疾首的是,女儿染上毒瘾了。——而且不吸毒的时候精神十分不好,连以前最喜欢的宠物狗也不喜欢了,一见到就浑身发抖不停哭喊,马天龙觉得自己真的是筋疲力尽。
马薇薇的性格说到底都是他惯出来的,但是没想到她能惹这么大个篓子,天底下那么多人不去惹,偏偏去招惹那金光瑶。
其赵家和王家人的情况也不乐观,他们三家准备再去求一求金光瑶,让他高抬贵手,没想到一直帮他们引荐的常家这时却联系不上了。
他们不知道,此时常慈安正在金家的客厅里喝茶呢。
“家主是不是觉得我们都很闲呀?”一直和金光瑶不对付的长老不满的嘟囔着,喝了一口茶。
“少说两句吧,”旁边和他关系好的长老劝他道,“家主最近遇见那样的事心情正不好,少说两句吧。”
忽然有个长老脸色一变:“你们有没有发现,常长老没来?”
“他一向很准时,怎么今天都已经过了这么久还不见人?”旁边的长老也发现了。
这时大门开了,金光瑶优雅的走进客厅,笑的如沐春风:“叔父们,久等了。我去接常长老了,耽搁了一会儿,不好意思。”
说完,他一挥手,薛洋和一个推着轮椅的黑衣人走出来,轮椅上坐着一个苍老憔悴的人,正是常慈安,没有半点平时意气风发老谋深算的样子。薛洋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常慈安,眼中不加掩饰的恨意让他毛骨悚然。
“家主,常长老可是辅佐了两代家主的长老,就算是他儿子做错了事,也不能给常长老上刑吧?”脾气火爆的一位长老先沉不住气质问道。
金光瑶点点头:“我这个人速来是恩怨分明。常建所做的他自己已经承担了,可是常长老自己做的他可是得负责起来。”
那长老不屑的嗤笑道:“常长老难不成还谋害家主不成?”当年众人都不看好金光瑶,可是常慈安倒是给他说了不少好话。
金光瑶没答话,薛洋却将一包东西在桌子上打开,全是窃听器和摄像头。众人脸色微微一变,事情确实有些没那么简单。
金光瑶捏起一个车内专用的窃听器说道:“这些东西有的是在我办公室找到的,有的是在我的外宅找到的,这个是从常长老送我的那辆车上找到的。常长老,不解释一下吗?”
常慈安牙都被打掉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能看出来他在极力否认。但是大家都知道,金光瑶的办公室和车确实是常慈安打理的。
金光瑶一敛之前的和善,顿时严肃起来,眼睛里布满了肃杀的寒光:“常长老,如果不是这次你儿子能轻易的给我下药又恰好赶在我发作的时候出现,我还真怀疑不到你头上。”
“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别人放的,等着钓鱼,没想到却把自家长老钓出来了,还真是讽刺呢。”金光瑶这话是说给常慈安听的,但是目光却狠狠的戳向其他几个长老,他们脸色微变——今天怕是不那么好过了。
“成美,恨生。”金光瑶向薛洋伸出手,一把精巧的掌心雷落在他手心。
金光瑶又露出平时淡淡的笑容,说道:“这个小东西多漂亮,漂亮的让人觉得是中看不中用的玩物,可是很多人都忘了,再小的枪,也是能杀人的。”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金光瑶抬手就是一枪,常慈安最后的表情是惊讶和恐惧,他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
金光瑶拿出手帕细致的擦了擦枪身,又交给薛洋去保养,对各位长老说道:“今天晚上的议事就到这里了,天也不早了,长老们回去休息吧。”然后几个黑衣人拖着常慈安的尸体走了,薛洋颇有深意的看了几位脸色极其难看的长老一,也跟着金光瑶走了。
常慈安真是死有余辜。
薛洋觉得,今天晚上应该找个酒吧好好的庆祝一下。
客厅里沉默半晌,忽然有个长老开口了:
“你们说,那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吧,如果是真的,金光瑶怎么可能杀了常慈安?”
————
聂明玦抚着金光瑶的背,金光瑶把整个人都缩在一起窝进他的怀里,双眼紧闭却一直皱眉,可以看出睡得并不安稳。
他知道金光瑶不喜欢杀人的。可是金光瑶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做,这个位子他就坐不稳。金光瑶为了让金子轩和江厌离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牺牲了自己。
聂明玦永远忘不了那天夜里金光瑶的电话。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
金光瑶带着醉意和脆弱轻轻的对他说:
“明玦,我觉得自己好恶心。我杀人了。”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