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邱蔡】玲珑坊少女亲述:我的武当同行(第一晚)

【背景】:武当弟子陆千一(原创打酱油角色)来点香阁看蔡居诚被拒,找了个别的姑娘谈心,顺便打听了一下蔡居诚的消息。
(略ooc)
——————————————

客官万福。

不知客官喜欢听琴还是听曲儿?金陵的小调我都拿手。如果非要奴家附庸风雅的话,诗也还能粗浅的说上几句。

您要向我打听个点香阁的人?好的,奴家必定知无不言。

蔡居诚蔡道长?说起我这位武当同行,到真是个有趣的紧的人。不过先跟客官您说一句,蔡道长平日里不怎么与我们走的很近,若是有些问题答不上来,还望您莫要怪罪。

自打那位武当道长一来,我们这些姿色平庸的小姑娘便整日悠闲地很。就单拿我来说吧,光襦裙就绣了五六条,因为大部分的客人都去点蔡道长了。蔡道长像他衣服上绣的鹤一般,清高骄傲的姿态再配上俊朗的脸,没人不喜欢的。

您说蔡道长的才艺如何?既然能进点香阁,自然是有一套的。不过话说回来,蔡道长待客很是特别。怎么个特别法?不满您说,我之前也好奇,有一回我见他房门没带严,就顺着门缝悄悄看了一眼。您猜怎么着?我第一次见过这样委屈的金主——蔡道长对着那位客人破口大骂,虽然言辞斯文,可是也骂的激烈,蔡道长骂的耳朵都红了,可那位只是淡淡的听着,时不时的“嗯”一声,看不出来是生气还是开心,挺英俊的一张脸显得有些冷冰冰的。

后来才听梁妈妈说,这位客官是他的师弟,特意从武当跑到金凌来寻他。本来梁妈妈已经应下了让他见蔡道长,可没想到蔡道长一听就说什么“死也不见”之类的话,梁妈妈瞧见他态度坚决就推了这门生意。结果看不出来,这个小道长出手还挺大方,连送了三天的礼物,送的梁妈妈两眼直放光。后来梁妈妈好说歹说一番,蔡道长终于答应了他的同饮。不过大家没想到的是,他那日不到一刻钟便被赶了出来。他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不气不恼,嘴里嘟囔着什么“得赶紧赚钱了才行”就走了。听说,他那次还给蔡道长留了很多礼物,只不过后来连带小金库一起被梁妈妈抄了。您说为什么蔡道长有小金库?客官,但凡是这玲珑坊的,谁没有个赎身的梦想啊?

您问平时蔡道长都是怎么样的人?怎么说呢,奴家嘴拙不会表达,若是非要讲那便是别扭中带点小温柔吧。玲珑坊的东门房檐上有一窝喜鹊,平时蔡道长闲了就去带些碎点心喂它们,现在那一家子都被喂成了肚子圆滚滚的小肥鸟,都快飞不动了。每次蔡道长盯着那些鸟的时候表情都会缓和些,这大概也是他在这唯一的爱好了吧。

您说“嗯嗯道长”有没有再来?“嗯嗯道长”是……?哦哦,奴家愚钝了,您说的是那个被骂的小道长吧?自然是来了的,而且常来。不过客官好生幽默,“嗯嗯道长”这个名字起的妙。梁妈妈说他是武当萧掌门座下排行第三的得意弟子邱居新。话说看客官您的剑匣,也是武当的弟子吧?既然您想多了解您的三师兄,那我便多说些吧。

在我看来,邱道长也是个体贴的人。虽然看着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但每次来都会从上到下打点一番——不仅梁妈妈有珠宝玉器,我们这些姑娘也能分点钗环胭脂,就连端茶递水的丫头小厮被他遇见了也会塞一份糖饼蜜枣。而且见面都是同一句话“我家师兄,劳您多照看。”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们自然在梁妈妈哪里多说了蔡道长一些好话,大家得了空也教他些酒桌上偷懒的法子,让他喝的不那么醉些。梁妈妈也对他渐渐不错了,偶尔给他放天假出门转转,若是不三不四的人要点他直接说他不在。平时我们也叫他一起玩玩蹴鞠什么的,他虽然不愿意与我们一群姑娘玩,但也会在一旁指点一二,心情好了也会拿竹竿舞一段剑给我们看,真真是好风姿。相处久了我们发现,蔡道长还真是个妙人,怪不得方莹姑娘被夺了花魁也没脾气呢。所以现在就算邱道长没有嘱托我们,我们也都照应着蔡道长。

您说蔡道长到底欠了多少钱?不是奴家不说,而是真的不知道了。您有所不知,玲珑坊内有规矩,所有姑娘的身价只有三个人知道——梁妈妈,自己,和赎你的金主。而且谁能赎人也只有梁妈妈能做主。梁妈妈这么做其实是为了我们好,就算是最下贱的妓子,她也不希望我们整日跟货物一样明码标价供人随意买卖。所以您最好也别去妈妈那里探听,毕竟楼里人人都知道邱道长已经和梁妈妈定好了,蔡道长应该不会在这点香阁待太久了。

呦,客官,您听,外面的钟响了,想不到都已经这么晚了。聊了这么久,灯也暗了茶也凉了,不如客官您留宿一晚,我们明晚再谈?

评论(8)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