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邱蔡】玲珑坊少女亲述:我的武当同行(第二晚)

【背景】:武当弟子陆千一来点香阁看蔡居诚被拒,找了个别的姑娘谈心,顺便打听了一下蔡居诚的消息。
(略有ooc)
——————————————
第二晚

客官万福。

奴家刚沏了一壶碧螺春,客官可要来一盏?

客官您客气了。若是嫌生疏,奴家便唤您陆公子吧。昨日奴家便想问,看您衣着打扮甚是朴素,也不像是流连秦楼楚馆地方之人,定是专门为了来看蔡道长而来的吧?

蔡道长骄傲的很,您若是想看他我倒是知道个捷径——多送礼,记在他名下。梁妈妈为了留住贵客,总能让他见你,不过总归是要磨几天才能见到的,您在此之前恰好可以多了解了解蔡道长。

若是说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那大概就是那次邱道长受伤的事吧。您想听?那奴家便讲细些。

大概是去年的五月底,邱道长又来了。不过是半夜来的,而且招呼都不打直接闯进蔡道长的闺阁。随后整个玲珑坊里都听见蔡道长的一声咒骂。大家对蔡道长骂邱道长已经见怪不怪了,既然知道不是贼人大家便要接着睡了,没想到蔡道长的屋子又传来了一声更高的咆哮——

“邱居新你敢死一个试试!”

那大概是我们第一次听蔡道长叫邱道长的名字。

以前都是叫“白眼狼”之类的。

后来,梁妈妈差人请了医师来,大家被这么一闹也无心睡眠了,都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顿时蔡道长的门外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直到看见小厮们来回换了几次热水又拎出一件破碎染血的道袍,我们才知道邱道长受伤了,还是重伤。在大家心里,邱道长一向被默认是个武艺高强的人,怎么会被人伤成这样呢?不光是我们,蔡道长比我们更好奇,可是他等了邱道长两日见人迟迟不醒,竟然出了私房钱去请云梦的姑娘帮忙。

入梦那日只有梁妈妈帮忙在一旁打点,听梁妈妈说,大概是邱道长为了早日赚够钱给蔡道长赎身,没日没夜的跑商接榜,这次在押镖的路上遇上一伙劫镖的毛贼。本来凭邱道长的实力是很容易解决的,但是这帮贼人看准了他势单力薄,就埋伏在他必经之路上不时骚扰,想要拖垮邱道长;邱道长天天拿药当饭吃,全靠金丹和药酒吊着精神,一路硬抗终究体力不支,最后快进金陵城的时候被贼人钻了空子,要不是凭借着最后一点力气使出看家绝学“斩无极”,谁死谁活还真不一定了。

不仅如此,重伤后邱道长硬是凭借着顽强的毅力连夜把货送到了交接地,然后马不停蹄的带着银钱过来,本来是想跟蔡道长说钱够了带他回家,结果进了门就倒下了,浑身是血还发着烧,连伤带病的吓了蔡道长一大跳。

当时奴家和几位姐妹也去看过了,昏迷不醒的邱道长瘦的吓人,面色苍白不说,脖子上和手上都缠着绷带,估计衣服下面看不见的地方伤更多。邱道长原本比蔡道长高一些的,但是蔡道长的寝衣穿在他身上竟然松了一圈。我们见蔡道长心情不好,也没多做停留,放下些补品就走了。不过记得当时我们出了门后,蔡道长追出来叫住了我们,让我们帮他买些针线和布料——

“邱居新衣服烂了,他又不喜欢穿别的,我总不能回武当给他取吧。”

后来大家瞧见邱道长那件出自蔡道长之手的道袍,都感叹武当弟子的多才多艺,又精巧又合身,虽然比原来那身朴素些,但也是极衬他的。邱道长刚穿上新道袍那日,破天荒的在玲珑坊的院子里转了一个时辰——以前他来了这都是直接去蔡道长那里,从不在院子里出现。虽然表面上还是那副无欲无求的样子,但是谁都能看出他脚步比平时轻快了,连“嗯”都比平时多说了几声。不过后来邱道长回了一次武当就没再穿那件袍子,姑娘们猜测大抵是收起来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我们接着说邱道长的伤。邱道长昏迷到五日时,一直气鼓鼓的蔡道长终于忍不住了,从邱道长的剑匣里拿了把剑架在脖子上逼梁妈妈给他解药,让他运功救人,要不就以死相逼。一个是武当的掌门候选人,一个是点香阁的金牌俏花魁,梁妈妈自然知道轻重缓急,就给了他解药。蔡道长吃了解药后立马走人,整整两天音信全无。当时我们都以为他趁机逃跑了——毕竟这事蔡道长以前没少干过,不过都被梁妈妈派人捉回来了。这次梁妈妈却镇定自若:

“有他的师弟在,他不敢胡来。”

梁妈妈说的没错,第三天他果然回来了。还带了一大堆什么药品补品,我勉强认出些人参鹿茸灵芝什么的,估计他为此花完了所有的私房钱吧。他给邱道长整整运了一夜的功,邱道长的经脉终于打通,次日中午便醒了过来。因为真气不滞涩,邱道长很快就能下床了,一下床就嚷着要去行商。蔡道长为了让他好好养病不去干活,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拉着他在屋里又骂又拍桌子的,总之叮叮当当的忙活了好一阵,声音听上去凶极了,我们连个敢进去拉架的都没有。最后邱道长不仅不吵着走了,竟然还安稳的在这住了一个多月,病好透了离开。

后来邱道长走的时候梁妈妈又精打细算了一笔,汤药费,再加上大夫的诊金和一个月的包银,邱道长拼命赚来的钱抵了大半,但还是差了五千两黄金,所以邱道长把蔡道长安顿好又去跑商了,不过这一次没那么拼命了,虽然赚的没以前多但还是很快,每个月隔三差五的来看蔡道长顺便给梁妈妈交钱,估摸着也快凑齐了。

说起来邱道长真是好大方,当梁妈妈坐地起价时他二话不说允下了,蔡道长后来知道了连着骂了他一个时辰“败家”。不过从上次邱道长受伤以后,蔡道长也不怎么骂他了,反倒是对其他的顾客们态度越来越差,嘴巴毒辣的倒像是巴不得没人点他。而梁妈妈也知道他快赎身了也不再作弄他,只是将他的客人分了下来,所以现在生意渐渐的又回到了奴家和姐妹们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您是与他有渊源的师弟,应该见蔡道长容易些,奴家明日再去帮您劝劝蔡道长,您不如明日备一份厚礼去碰碰运气?话说鸡鸣寺的钟声又敲响了,和您聊的高兴,奴家都忘了时辰。天色不早了,估计您也乏了,故事总归是听不完的,不如您歇下,我们明日再谈?

评论(1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