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曦瑶】三角形爱情 ①he

(现代,虐向,ooc)
(本篇主曦瑶,但是也有聂瑶的感情纠葛,建议大家配合鄙人的【霸道总裁俏老师(聂瑶)】一同食用。不想看的话人设链接放评论里,希望能对大家看文有帮助。)

————————————————————

“实在抱歉金先生,”电话那头的男子声音充满了焦急的歉意,“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愿意打扰您。蓝总现在情况不太好,希望您能来看看他。”

“好,我知道了。最多二十分钟,等我。”金光瑶挂了电话拿了车钥匙去了车库。打电话的人是苏涉,他已经开始工作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入蓝氏做蓝曦臣的助理。

金光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想象着电话那头的画面——蓝曦臣居然在他的夜总会里喝酒。蓝曦臣一向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他从来不去金光瑶的场子,就是怕金光瑶额外的照顾。如今苏涉能给他打这个电话,估计是被逼到了没办法了吧。

金光瑶停下车子,把钥匙扔给门童就往里走,管事的经理看见金光瑶吓了一跳,但随即明白过金光瑶的来意,引了他往蓝曦臣的包厢走去。还未推门,金光瑶就隔着玻璃看见了穿着深色西装的蓝曦臣正坐在红丝绒的沙发里,擎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对着桌子上的金星雪浪出神。表情和神色与平时并无二致,只有眼中的空洞无物才让金光瑶感觉到,他确实喝醉了。

“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照应。”金光瑶拍了拍守在门外的苏涉的肩膀说到,“你也挺累的吧,我让经理找个代驾送你回去。”

苏涉摇摇头:“金先生我自己回去就行。蓝总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我猜不出原因,也没能及时劝住蓝总,让您失望了。”

毕竟这份工作是金光瑶引荐的,如果没有他自己也无法这么快就能做总裁助理吧。

金光瑶温和的笑道:“你是他的助理又不是他的蛔虫,他想什么你又怎么能猜到。你今天已经做的很好了,无需自责。”

苏涉点点头,正转身准备走的那一刻,金光瑶的声音又从背后响起:

“苏涉,以后还是叫我金老师吧。老是金先生这么叫我,显得多见外。”

苏涉笑了笑刚想说是,但随即摇摇头道:“老师,谢谢您。但您除了是我的老师,更是金家的家主,我不能给您添麻烦。”然后微微鞠了一躬退了出去。

金光瑶微笑着摇摇头,然后推开了门。

屋子里颓废奢靡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房间原有的熏香和雪茄的味道把房间灌满了,还混着红酒的香和一点羊毛地毯被烧焦的味道,再凑近些还能闻到男人身上的木质香调的香水。

“曦臣,你抽烟了?”金光瑶在蓝湛旁边的沙发坐下来指着地上只剩半截的雪茄问道。因为他记得蓝曦臣并不会抽烟。

蓝曦臣摇摇头:“没抽。想闻。”

金光瑶一笑:“为什么想闻?”

“因为阿瑶身上,有雪茄的味道。”

看着蓝曦臣一板一眼的回答着自己的问题,那认真的样子实在让金光瑶觉得有些可爱。他平时一直记忆里认为蓝曦臣是如父如兄般的人物,如今才想起,他只不过是比自己大一岁而已。

“我身上什么时候有过雪茄的味道呢?”金光瑶耐心的问道。因为他也是不抽烟的。

蓝曦臣这回却没回答,而是把杯子递给金光瑶说:“阿瑶喝,我就说。”

金光瑶也知道自己不胜酒力,所有便装模作样的从杯沿处喝了口空气然后对蓝曦臣晃晃杯子:“现在曦臣可以说了吗?”

蓝曦臣满意的点点头:“上次阿瑶回来的时候,身上有雪茄的味道,好闻。”

“上次?”金光瑶有些疑惑,正要再问,但是蓝曦臣却伸手使劲儿揉了揉自己齐整的头发,身子往沙发里窝了窝,看样子是喝多了,开始头晕了。

金光瑶看他这样子也不打算再多问,按了铃让服务生送来了醒酒茶先给蓝曦臣喝了一杯,然后又找了两个保安帮他把蓝曦臣塞进车里,便开去了蓝忘机的公寓。

————————————————————

蓝忘机正抱着魏无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大半夜谁会再这个时候打电话?

在魏无羡的催促下,蓝忘机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金光瑶。

“忘机啊,打扰你了吧。你能下楼接曦臣一趟吗?他有点喝醉了,我不放心他自己在家,你让他在你这待一晚吧。”

其实金光瑶本来想过带蓝曦臣回家的,但是想到现在和聂明玦的关系,又恰好他这几天出差了,所以还是避避嫌才好。

虽然是好兄弟,但是走的太近的话,明玦嘴上不说,但心里会不高兴的。

蓝忘机一下楼就看见金光瑶正架着比他高一截的蓝曦臣站在楼门口。蓝忘机立马接过自家兄长来,闻到他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多谢金先生。我哥他这是怎么了?”

“苏涉说他心情不好,今天破天荒的跑到我的场子玩,也没叫人,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晚上闷酒。我刚给他喝过醒酒茶,应该没什么事了。回头他醒了,你开导开导他。”

蓝忘机点点头:“嗯。这么晚了,你要不要也明天再走?客房够住。”

金光瑶摇摇头:“不麻烦你了。我先回去了,有事联系我。”

蓝忘机也没过客套,只是提醒他几句就带着兄长上楼了。魏无羡也是第一次看见喝醉了蓝家大哥,也觉得倍感稀奇,帮着蓝忘机把人安顿好以后两人窝在被子里讨论着蓝曦臣喝酒的事。

“二哥哥,我瞧着咱们大哥多是遇见什么烦心事了,要不咋也不能去金光瑶那里喝酒。他平时避嫌还来不及呢。”

“嗯。明日正好医院里不用我值班,我陪他谈谈。”

“你好好劝劝他,让他放下金光瑶吧,人家和聂明玦过的也挺好的,大哥这样苦的是自己。”

“嗯。我知道。大哥也知道。睡吧。”

魏无羡轻叹一声,往蓝忘机怀里使劲钻了钻,越发的觉得自己幸运——并不是天下所有的人能与自己意中人相知相守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好的人。不过多久他就渐渐睡去,每天睡前的运动还是很累人的。

蓝忘机却抱着魏无羡迟迟没有入睡。

因为他知道自家兄长这样做的意思。

他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自家兄长重新拾起放下的感情呢?

(PS:这篇粮真心有些难产,写的我脑阔ten)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