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子夜歌·笼中鹤(一)

【邱蔡篇】
(关于原创角色请去看鄙人之前发的预告)
陆千一骑着马打玲珑坊门前经过,细细一想已经有些时日没去看过二师兄了,摸了摸怀里还有几两银子,和沈袖打了声便进了玲珑坊的点香阁里,轻车熟路的便找到了房间,一推开门就闻到淡淡的檀香。绕过屏风,只见自家师兄蔡居诚正在书桌上规规整整的抄着心经,一旁的镇玄匣刚被养护过,又填了几颗成色极佳的宝石。

“二师兄,好久不见啦。”陆千一将剑匣放下,坐在到屋子中间的圆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还没送到嘴边就听见蔡居诚冷冷的说道:“那茶都沏了一个时辰了,别喝了。”

陆千一听话的放下茶杯,嬉皮笑脸的
说道:“那就有劳师兄再给我沏一壶不知春了。”

“呵,想得美。”蔡居诚将毛笔放下拿过帕子擦了擦手,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在多宝阁上取了一个崭新的白瓷茶叶筒,又招了了小厮送了热水进来,在窗边的案几上慢条斯理的泡起了茶。身量修长五官端正的蔡居诚一举一动甚是优雅,这点香阁的烟火气倒是不曾俗了他半分,反而将他衬的鹤立鸡群,这可惜这只矜贵的鹤如今被人锁在笼中,无法亮翅。

“这龙井真不错啊师兄。”陆千一虽不懂茶,但也品出其中的甘甜清冽。

蔡居诚也端起一盏慢条斯理的品起来,悠悠的说道:“别看不懂茶,嘴巴倒是不瞎。我还以为今日又要牛嚼牡丹呢。”

陆千一佯怒道:“师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当我还是那个一口气喝三壶琥珀浓的小道长吗?”

说起来陆千一当年初入江湖时是个穷的,在进入点香阁钱都不曾喝过什么好酒,结果那天好不容易进了蔡居诚的房中,刚好夏季送来了冰镇的西域葡萄酒琥珀浓,直夸好喝,一口气竟喝了三壶,结果醉是没醉,反而闹了肚子惹了笑话,还是最后蔡居诚寻了艾柱给他熏熏才驱了寒气,却得了个“牛嚼牡丹”的雅号。

蔡居诚喝完一盏茶才抬起眼皮看看陆千一,神色也缓和了下来,说道:“新绾的发髻不错。这牧狼曲的衣衫可不便宜,又是你家那位暗香给你买的?”

陆千一嘿嘿一笑:“二师兄果然独具慧眼,一猜就中。那邱师兄送你什么东西了?”

“他?好端端的说他做什么。”蔡居诚脸色稍稍一红,眼睛稍稍飘向别处。

陆千一甚少在自家二师兄脸上见到如此堪称娇憨的神色,不禁大喜,立刻乘胜追击:“师兄我又不是外人,跟我还藏着掖着的做什么?邱师兄到底送你什么了?”

蔡居诚轻轻一咳,眼神飘向桌前素雅的茶叶罐道:“喏,刚才你喝的茶叶就是。不然你以为点香阁会有这样便宜的茶叶。”

“师兄怕是属鸭子的吧,嘴巴这么硬吗?”陆千一不知道这点香阁的茶叶贵不贵,反正能让他一个不懂茶的人还赞不绝口的茶叶应该不会便宜到哪去。

门忽然推开,沈袖笑吟吟的走进来说道的:“茶确实不贵。不过却是邱道长亲自去江南茶园采的,也是邱道长亲手炒制的,这份心思倒是独一无二。”

陆千一眉毛一挑夸张倒:“哇!大师兄这么痴情吗?我得学习学习。”

蔡居诚脸色更红了几分,还是板着脸道:“多嘴。沈管事来我这做什么?”

沈袖递过一封信给蔡居诚,上面飘逸俊秀的字体不用说陆千一也知道是谁的。沈袖把信留下便离去。蔡居诚假装不在意的把信搁到一边继续品茶,但是陆千一却看出他极想看这信。于是便存了逗逗他的心思,将信拿了过来。

“师兄不想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吗?”

“不想。”

“可是师弟我很好奇呢。”

“那你自己看呗,关我什么事。”

“这可是师兄你说的,那我可要拆开了。”

“给我。没规没矩的,师兄的信你也敢拆。”蔡居诚知道,这个陆千一真能拆了他的信满玲珑坊的读,赶紧夺过来,顺势拆了信件读起来。

没想到这次的信件里只有一张银票。

五千两的银票。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蔡居诚顿时沉默了。

陆千一知道这钱是什么意思,邱师兄要给他赎身。

可是他也知道,要是蔡居诚真心想走,不论是从前的梁妈妈还是现在的沈袖,谁都拿不住他。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