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子夜歌·笼中鹤(二)

【邱蔡篇】
若说起蔡居诚如何从武当内门二弟子沦落到点香阁里的茶博士,整个江湖上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他当日勾结了万圣阁的翟天志偷换了做法事用的降真香,正要拿下武当众人时被掌门出手拦下,万圣阁的人自是来无影去无踪,立马就将他弃掉离去,索性他的师叔帮他承担了罪责才没有将他逐出师门,然而他也无颜面对武当众人,于是流落江湖又被翟天志算计,才落入点香阁中。

要说什么“化功散”能治住蔡居诚,陆千一是第一个不信的。武当虽然不如云梦那般精通医理,但好歹也是炼丹的门派,解个蒙汗药迷魂汤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武当现在没了他和朴师叔,担子大部分都落在了邱师兄和大师兄身上。邱师兄既然能来看他,肯定瞒不过师父。既然他来了,说明师父和大家也原谅他了,至于赎身的钱武当也不至于拿不出来,但是他每次还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至于蔡居诚为什么愿意留在点香阁,从前陆千一是不知道的,后来他来的次数多了也便明白了。

蔡居诚这是在惩罚自己呢。

他知道,自己犯了那么大的错,这么毫发无损的回去肯定会让武当背后的人不满,万一再给武当招来祸患,他便是终生没有脸面再踏入武当山门一步了。而且,武当除了居字辈的弟子都不怎么服他这个二师兄,与其回去让人戳脊梁骨,倒不如在点香阁里待着自在些。

不过邱居新却不是这么想的。

在邱居新的心里,蔡居诚表面上带着一股子傲气谁都瞧不起,实际上对他好的人每一个都装在心里:师父的生活怕是整个武当没人比他更上心了;朴师叔的生辰他年年都亲自操办宴席;得罪人的差事从来都是他从大师兄那里夺过来亲自去做;小棠的功课他也是经常抽查没问题了才让他玩……总之,就算是他格外不待见的邱居新,斩无极也是由他手把手教出来的。

他其实对谁都好,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心罢了。因为他最崇敬的人就是掌门,“大道无情”他还领悟不到,便只能去追求刻意的“无情”了。

而邱居新小的时候误以为蔡居诚生来“无情”,便也跟着往那方面靠拢,等到明白过来时也渐渐的顺其自然养成冷淡疏离的性子,于是武当山上便多了两个面冷心热的道长。

想着想着,陆千一又把思绪移回了邱居新送来的那张银票上。蔡居诚半晌盯着这银票不说话,陆千一也瞧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便出声问到:“师兄,邱师兄这是要给你赎身?”

蔡居诚微微点头:“他从前问过梁妈妈,我赎身的银子确实是五千两。可是……”

“可是什么?”

“好端端的,他怎么想要给我赎身了?而且一字不留,只送来了这张银票。”

“怕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陆千一也确实好奇,看着蔡居诚脸上的担忧,戏谑的心思也顿时收敛了,说道:“师兄别急,我先代你回武当看看,过几日不论有没有事都回来看你,你且放宽心。”

蔡居诚叹了口气道:“邱居新的武功放眼江湖也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只是他终究长在武当山,涉世未深,怕让人算计了去。”

涉世未深?陆千一差点把刚刚喝的茶吐出来。他多想告诉眼前的笼中之鹤,这个邱师兄心思深沉着呢,真正涉世未深受人诓骗的怕是他蔡居诚吧。

“放心吧师兄,邱师兄不会有事的。我先走了,若是有事飞鸽传书。”陆千一辞别了蔡居诚找到了沈袖,留下了些银两让沈袖这几日不要让别人打扰蔡居诚便骑了马直奔武当。

他也想弄明白,他这位邱师兄唱的是哪一出。

结果没想到一回武当小棠和宋居亦就飞奔过来了,小棠抓着他的袖子喊道:

“你可算是回来啦!邱师兄快让掌门义父打死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