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子夜歌·笼中鹤(三)

【邱蔡篇】

上回且说道陆千一刚回武当,就听见小棠哭喊,说是邱居新被掌门打成重伤。

陆千一一听,这还得了?赶紧问小棠邱居新在哪,小棠立马扯着陆千一的衣袖顺着太和桥一路往金顶跑去,宋居亦也在,一时间师兄弟几人竟然连轻功都忘了用。刚一到金顶,就看见邱居新散着头发只着一件带血的中衣,直挺挺的跪在金顶的石阶前。

“邱师兄,你这是犯了什么错,掌门竟这样罚你?”陆千一连忙跑到邱居新身边蹲下问到。

而邱居新却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摇了一下头,并未回答,继续跪着。

看邱居新这样,宋居亦连叹了口气站出来说:“邱师兄这次回来就是跟师父辞别的。也不知道邱师兄和师父说了什么,邱师兄从师父房里出来的时候就伤成这样了。后来邱师兄就自己借了衣袍除了发冠跪在这里。现在邱师兄已经带伤在这里跪了一天一夜了,水米未进。师父闭关谁都不见,邱师兄也一字不说,我们都要急坏了。”

陆千一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去见师父,你们在这里守着邱师兄。”说罢就运气踏鹤而去,直奔武当后山寻掌门萧疏寒去了。

后山有萧疏寒布下的结界,陆千一本想硬闯进去,没想到结界自己打开了,还有掌门亲自豢养的乌鸦来引路。陆千一跟着乌鸦来到萧疏寒修炼的福地洞天,只见萧疏寒只穿着一件朴素的黑色道袍在洞中闭目打坐,头发也是用一根极简单的黑色木簪半绾着,愈发的超然脱俗仙风道骨。

陆千一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弟子陆千一,拜见掌门。”

萧疏寒睁了眼,回到:“云游回来了。”

“回来了。”

“可找到自己道了?”

“找到了。”陆千一想着心中的那人,点点头答到。

“福生无量天尊。”萧疏寒说道,“既已寻得自己的道,那便无需拘泥在武当了。去守护吧。”

“师父!”陆千一连忙说道,“师父可是要赶弟子出武当师门?”

“弟子既然入了师门,就生生世世都是武当的人,还望师父不要赶弟子出师门。”

“不是赶你,而是你所求之道在江湖,你留在武当又有何用?你且去寻道吧,若是受了委屈,别忘了回家来看看。。”

“师父,武当之恩弟子永生难忘。”说罢,陆千一跪在地上给萧疏寒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萧疏寒伸手将陆千一扶起来,“这些话你也去跟居新和居诚说吧。他们两个性子都是认死理的,如果不跟他们说明了,怕是要成心结了。”

“师父,邱师兄的事……”

“是他在外面受的伤。他想给居诚赎身,但又不想从咱们武当库房里拿钱,便签了淄衣楼的契,帮他们杀三个人。这三人武功不低,饶是居新的修为也没讨到半点好处。这件事是他莽撞了,我罚他除了衣冠在金顶跪三日,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体是撑不住的,该怎么做你们几个心里清楚,我也不便多说。”

“是,师父。弟子一定和众位师兄一起照顾好邱师兄。”陆千一抱拳道。

“去吧。我再闭关些时日也回去了,叫大家莫要担心。”萧疏寒转身回到了打坐的蒲团之上,又开始闭目养神。

陆千一飞也似的往武当跑,赶紧回去跟居字辈的几位师兄说了师父的意思,大家才都放了心,陆千一觉得这里也没什么用的着自己的,就辞别了大家又马不停蹄的往金陵城去。

他的蔡师兄还在点香阁等着他呢,不能让他着急。

这一来一去,原本小半个月的车程硬是被陆千一缩倒七日,光驽马就累坏了两匹,一进点香阁粗粗的和沈袖打了个招呼就直往里奔,就算是扑进了蔡居诚的房间里。

今日的蔡居诚倒是没有抄经,而在打坐调息,看上去内力恢复的差不多了,老远就听见了陆千一的脚步声。

看见平日里收拾的光鲜亮丽的陆千一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就连蔡居诚看了也眉头一皱,嗔怪道:“回趟武当怎么跟逃难一样?这让你家那位看见了不得心疼死。快先坐下喝口水,我去让人给你拿些吃食过来。”说罢拿了床薄被出来出来,让他在小塌上稍稍休息一下。

陆千一喝了口水,感觉算是缓口气了,悠悠说道:“多谢师兄挂记。邱师兄没什么事,不过受了伤,现在在金顶罚跪呢。师兄你要不回去看看?”

陆千一看见蔡居诚的眉毛明显动了动,嘴角也绷着,眼睛里的关心是藏不住的,但是又有犹豫不决在里面。正当他打算把萧疏寒的话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时,却感觉到一阵带着眩晕困意袭来,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喂!你没事吧?”蔡居诚眼里出现了难得的慌张,他没想到这么活蹦乱跳的人也有体力不支的时候。

陆千一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一下,就闭眼睡了过去。

没想到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