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发福少女siren

九流错别字写手,很高兴认识你。

子夜歌·笼中鹤(四)


【邱蔡·完结篇】
“呦,公子您醒了?我这就去叫蔡道长来。”守在一旁的小丫鬟看着陆千一悠悠转醒,欣喜的跑了出去。

陆千一揉揉脑袋,舒展了一下肩膀,发觉浑身的肌肉酸痛,缓了口气才挣扎着坐起来打坐调息。这时蔡居诚正好端了一个食盒进来,瞧着陆千一虽然脸色还稍微泛白,但嘴唇变得红润了不少,悬着的心才放下,也不出声打扰他,只把食盒放下静静的在一旁等候。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陆千一觉得经脉通畅了,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颇为关切的蔡居诚脸上竟然生出了几份不自在:“蔡师兄你这般盯着我,惹得我怪不好意的。这要是让邱师兄看了,不得剥了我的皮。”

“没事了就从床上滚下来吃饭。”蔡居诚冷哼一声便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陆千一嘿嘿一笑从床上下来擦了擦脸又漱漱口便坐下来要吃饭,刚要拿起筷子夹排骨的时候就被蔡居诚呵住:“睡了那么久,胃里空的很,先喝口粥暖暖身子再吃肉。”

陆千一出了名的嗜肉如命,敷衍了事的灌了一口粥然后吃起了糖醋小排,直夸蔡居诚手艺好。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后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一拍脑袋瓜说道:“蔡师兄,邱师兄受伤了,还挺重的,你要不要回去看看?而且我记得小棠还和我说过,他好像是回来和师父辞行的,我却忘了问是为什么辞行了。”

蔡居诚眼皮抬了抬,一撇嘴道:“他走了更好,他走了武当掌门就是我的了。”

陆千一使劲咽下一大口饭菜说道:“哎蔡师兄你别装啦,你根本就不想当掌门,就是想和邱师兄整个高下罢了。你快回去吧,师父都想你了,他老人家说武当是你永远的家,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嘛!”

蔡居诚眼珠一翻:“师父能说出这样的话?”

陆千一又扒了口饭道:“反正意思是这个意思。蔡师兄你去交了赎身银票,明天咱们就回武当吧。”

蔡居诚还是冷着脸:“要回你自己回。一会儿吃完了把碗筷收了。”说罢,推门离去。

陆千一觉得又自讨个没趣,放下碗打了个饱嗝,无意间往书桌上一瞥,发现了那个邱师兄寄来的信封。

陆千一连忙走过去拆开一看,笑了——银票果然被蔡师兄拿走了。

看来蔡师兄真是个属鸭子的。

估计这会儿心都飞过太和桥了,嘴巴确是个硬的。

陆千一心满意足的吃完饭收拾了碗筷递给了小丫鬟,又美滋滋的回床上补觉了。

————————————————————

第二天早上,陆千一扛了剑匣要走的时候却在大门口被沈袖拦了个正着:“陆公子这是要去哪儿呀?”

陆千一觉得沈袖今日笑的格外灿烂,便也跟着微笑起来:“去江南,我家那位还在十二连环坞等我呢。”

沈袖眼睛一眯,笑的陆千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恐怕是不行。”然后从手里掏出一张按了红手印的纸来继续说道:“五千两银子的报价还是梁妈妈给的,这金陵城寸金寸土的早不是那个价了。然而蔡道长急于回武当,又拿不出钱来,只能把陆公子你抵给我一个月了。若是一个月蔡道长不回来,恐怕这不知春就要换成陆道长你来泡了。”

陆千一忽然觉得一股真气自丹田贯通了任督二脉,竟然充盈的快要爆体而出,恨不得使出一招斩无极来才好,咬着一口银牙说道:“哦?沈老板,师兄欠了你多少钱?”

“不多不多,一万五千两。”

陆千一觉得胸口一痛,几乎要吐出口老血来:“沈老板,那要是不还跑了怎么办?”

沈袖不紧不慢的说道:“陆公子可听说过万圣阁?”

“明白了。”陆千一知道这账算是赖不了了,从怀里拿出了三张五千两的银票说道:“我替他还了,你把这契约给我吧。我回头自己找师兄套要。”

沈袖也没想到这钱拿的这么痛快,本来想日后慢慢加价的想法落空,只得拿了钱放人。

陆千一确是没了去江南的心思,传了个音给自己情缘便飞上鸡鸣寺的塔顶。

他现在需要冷静冷静。

————————————————————

也是紧赶慢赶,蔡居诚没几日便回到了武当。顾不得那些异样的目光直接去找邱居新时,却被告知他在太和桥下练剑。他一路飞奔过去,看见邱居新正全神贯注的在练剑,面色红润的脸上还染着一层薄薄的汗,根本看不出来受了伤。风一起,片片桃花瓣落在他的忘尘衫上,一时间竟让蔡居诚看的有些晃神。

在点香阁里见了许久邱居新半遮半掩风尘仆仆的样子,竟然几乎忘了他也有这般耀目的样子。

如山巅之云雾,如江畔之清风。

邱居新看到蔡居诚也是极为惊讶,但随着他发现蔡居诚满眼都是自己的时候,原本无欲无求的脸上便浮现出了喜悦的神色:“师兄,你回来了!”

这家伙……算是笑了吗?

好像……还挺好看的。

“师兄?”

“……你还没死啊。我听陆千一那说法,以为你快死了呢。”蔡居诚回了神,假装凶狠的说道,实际上他知道自己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邱居新老是往点香阁那跑。每次来都留下什么吃的用的,剑匣上的宝石也没少给换。本以为他会趁火打劫做些什么,但是每次来就是喝杯茶跟他聊聊武当里和江湖上的事就走了。每次他来之后都要留下些钱包他几天,让他好清静一下不用面对那些讨厌的人。日子久了,说心里一点不感动是骗人的。蔡居诚觉得这个闷闷的邱木头惹得自己心软了,不再像从前那般想打的他满地找剑匣了。

邱居新听着蔡居诚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神色却放缓了,也不气恼,收了真气面带微笑走到蔡居诚身边轻轻的抱住了蔡居诚。

蔡居诚被他突然抱住抱住,大脑一片空白。他闻到邱居新身上传来的浓浓的金疮药味,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看来这个家伙真的受伤了。

“师兄,你总算回来了。”邱居新的声音从蔡居诚的耳朵里钻进去,蔡居诚忽然感觉这句话跟咒一样,说的他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

好像是烧起来的感觉。

“嗯……邱居新有话好好说,你…你先放开我。”蔡居诚也不知道回答他,才想起此时两人过于亲密,慌张的伸出手,又想起邱居新身上的伤,放缓了力道轻轻推开他。

邱居新反而顺势握住了蔡居诚的手,紧紧的握着,两眼也直直的盯着蔡居诚通红的脸,没有一句话,两人就这么简单的沉默着。

但是他们都知道,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这一次见面不一样了。

仙鹤终于从笼中飞回九霄之上。

愿此间山水为他一世之归宿。

—笼中鹤·完—
【作为回归的失踪人口,真没想到还有能看。谢谢大家的喜欢,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啦!下一篇是陆千一的个人故事——为有暗香来。武暗cp,希望你们也喜欢。】

评论(8)

热度(38)